四月总结:无能为力的人生,何时结束?

白鹭小世界2021-06-06 14:03:23




文 by  白小鹭

我不是男人,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孩,历尽风雨,却还是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原地,看透人事苍凉,却依旧手无缚鸡之力。


多年来,我只不过在伪装强大,暴风雨袭来时内心还是会崩溃,之后,风雨褪去,在漫天飞舞落叶的旧时光里,我还是得站起来重新抵御这一切,即使遍体鳞伤。

01

五一假期三天,上周和几个高中老友在班级群里约好五一坐高铁去普者黑游玩。并承诺说放假的前一天联系,4月27日那天那天我主动呼叫那两位同学,发现一直不回复消息,“没看见消息,没在玩手机”都不太可能吧!现代人玩手机的频率不是很好吗?我想她们放了我鸽子。

内心闪过一丝失落,如果临时改变决定或者不想和我去可以回个消息的呀,没必要这个姿态,好歹也是高中三年的同学。或许是人情凉薄,我告诫自己不要用真心去换取别人的虚情假意,这是对自己的保护,保护自己不受任何坏心情的影响。

所以五一假期我还是踉踉跄跄地回到了老家看望奶奶。其实我4月16日那天回过家一趟,当时由于忙着去赶高铁就没有帮她洗澡,只是匆匆放好一盆热水,让她自己洗,半小时后奶奶从洗澡间里出来了,我以为她自己洗了,但头发还是油腻腻地盘旋在脸上,甚至开始对我进行“言语攻击”时,我明白了她压根就没有自己动手。

“水那么冰,你滴良心咋那黑,你装什么装,全家人你都要管过来,我昨天才洗的,偏不信,还放冷水给我洗澡,良心黑。”奶奶絮絮叨叨地咒骂着我,自从她生病后,每次给她接好水让她去洗澡,她都不愿意地说我昨天才洗的,其实已经十天半月没有洗了。每次我都试试水温,根本不可能是冷水。

为了考公,所以那天我就连夜离开了家,趁着夜色故乡的傍晚凉爽极了,我的内心说不清有多少苦闷。

02

四月初的时候报名参加了四川事业单位考试,请了十天假从滇南去到滇北再到四川,内心对自己的身体忐忑着,害怕自己出状况不能安全到达,4月15日的考试,我4月13日的晚上到昆明坐火车,到宜宾已是夜里十二点。

和大学同学一去找旅店,找考场,4月15日那天下午考完我就直接打车到宜宾火车站,四点考完试,四点五十到的车站,五点十六的火车,连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买了两碗稀饭,路上吃,全程都用跑的,都在赶,幸好为自己买了一张卧铺票,还算舒服地睡到了昆明。

一火车上都是从云南过来的学生,安检员调侃道:“一个事业编制为我们宜宾带来了多少经济啊。”我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问自己:又有多少人和自己一样早已走投无路,因为故乡回忆里太痛,只有他乡才是归宿。

回到昆明已是16日的清晨,打算租房五天备战21日的省考。考点在昆明学院,因为对考点附近不熟,就没有去考点附近租房看书,选择了到以前上班租住的土桥村,租了一个单间,一天三十元,旅店内基本设施还算可以,每天除了吃饭我都不出门,都在那个小出租屋里度过,白天听着楼下卖手机的宣传音乐,夜晚有小混混划拳喝酒的声音。

20日那一天出门坐了公交到了昆明学院附近洋浦村,找旅店住却发现那个村里的旅店全都涨价到一两百左右,还基本没有空房,都被订满了。我提着重重的行李,不停地进宾馆又出来,有那么几分像个落魄的流浪汉。

最后终于租到了110元一晚的旅店,因为公务员考试,附近的旅店都翻了比平时三四倍的价格,真是无奸不商啊。

03

4月21日正式考试,我打了一辆摩的到了学院门口,因为担心考试要计时,就去买了一个手表,但却没让带进去,有点失落。走在曾经自己梦寐以求的本科院校,心生向往,却明白我不过是一个90后屡次不第的老阿姨。

考试的两个科目申论和行测,我个人觉得申论做得还可以,不求榜上有名,只求能够对得起我的付出。打算吃了饭再坐地铁到昆明南高铁站,忙着赶时间,完全忽略了店门口的招牌,硬生生地冲进一家清真回族馆,特激动地对老板说:“老板,我要一碗猪肝盖饭。”笑眯眯的老板立刻变了一张脸,把我给轰了出来。坐在回家的车上,我一路都在忍俊不禁,偶然间发现,自己竟然还有那么一点可爱。

从晓东村乘地铁到昆明南的路上,在春融街遇到了隔壁办公室的李雪林,他也是到昆明参加省考的,他乡遇故友,我们俩一路结伴到了西三龙潭街,谁都不孤单。

4月23日重新上班了,好几天没来,感觉气氛怪怪的,一路上,见到我的人都在问我:“小张,听说你去四川考试了,考得咋样?”“哈哈,还行。”这让我感到尴尬极了,如果自己真的考不好的话,真是没脸再在这个小地方待下去了。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虽然已经接近五月,但我已经忙碌得不可开交,因为26号还有红河州事业单位考试,我得做好准备,奔赴百里之外的石屏县,每晚都在听直播课,做习题,好在办公室里也不是很忙,偶尔也有空隙看书。

朋友打电话问我想不想做微商,被我回绝了,得知我还在看书的时候,她给我发了这样一段话:

“你告诉我你是靠什么勇气坚持到现在的,你可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如此死板,不要再考了,看了书你也考不上的。”

她说得很对,但我不会放弃学习,哪怕我将来真得只可以做个打工仔,我不会放弃,唯有每日的学习和读书可以让我沉淀。

04

这个月追了两部剧,简单地说我这不叫追剧,叫怀旧。《匆匆那年》和《忽而今夏》,后一部才更新到十几集,但我已经没追了,追剧是一件特别可恨的事情,它总是用独有的魅力吸引着我们熬夜,偶尔看看可以,但真得不能沉迷。

看《匆匆那年》的时候,特别恨男主角陈寻,以前看得时候,完全看不懂剧里的男女主人公到底是在倒腾个啥,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goodbye,直到播完的那一刻都理解不了这部电影要表达的意思。前几天重新回味看了的时候,我居然看懂了。

我想我是长大了,年龄会带给我们重新审时度势的机会,弥补内心曾引以为傲的空缺,因为经历过,所以才会懂吧,依旧被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这句话湿了眼眶。

打算追《三国机密》,奈何历史知识不过关,觉得剧情拖拉,完全不知道里面讲得是什么,乱乱的,所以弃剧了,我打算等结局的时候看一下结局就可以了,不愿浪费时间追。

五一假期三天,我买了好多吃的东西回家,把家里的冰箱给填满了,满怀期待地回家,却也充满委屈和失落离开。也许,我真得不太适合回家。因为我爸一整天都在抱怨,都在问我能不能重新回去读高三,听着特烦。

05

  • 故乡的山、故乡的路

昨天,我爸停工去弄土地求权的事情,不知道村里是怎么分的,把原来他种的土地划到了我大爹名下,我大爹家总共有十个人,如果按人口分确实不为过,我爸回来之后,一天都在抱怨,抱怨老天不公,我告诉他应该向村领导问清楚,按什么分的,他当时也没问就把字签了,之后回家就一直在抱怨。

我也没有啥办法来解决这一切,他骂我没本事考试地占了,每次都是弄不清状况之前就把矛头指向别人,从不会找自身的原因。

一整天都弄得我心里堵堵的……

我奶奶已经十天半个月都没洗澡了,帮她洗完头发,理了个短发,剪了脚手指甲,我已经不想听我爸抱怨就出门来上班处了,想一个清清静静的。

但还是难抵自己内心的悲伤,想象着我爸胡子拉渣、抱怨无助、望女成凤的样子,我的眼泪簌簌地风干在家乡一望无垠的红土地上,路在何方,我已没了答案,只有无穷无尽地累。

奶奶养育了八个儿女,都住在附近一个村里,老人一个月不洗澡不洗脚都没有谁愿意来为她打盆水,身上的恶臭弥漫在空气中,我连绵不断的心酸,成为内心跨越不了的痛,她的脚趾甲已经长了连剪子都剪不动了,满是鸡眼和脓疮……

养儿防老也不过如此,我对几个姑妈的行为嗤之以鼻,人在做天在看,善恶会有时。早些年奶奶身体好些时,把她当成你们带孩子的机器,现在老了神志不清了,嫌她烦避而远之,这就是孝道?等到死了再去哭的稀里哗啦的,让世人都觉得你们孝顺吗?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自己不想改变的悄然改变,而不愿改变的也在改变着,丢失了它本来熟悉的模样。唯愿世间所有潜心追求梦想的人都能尝到幸福的滋味。

四月,日子依旧普通、安静,一如既往。只是我的心早已波澜四起,不知道自己还能熬多久,不知道路在何方,更担心我那风雨飘摇的家能撑多久。

昨天出门时,发现家里老房子椽木已经塌了,里面大概也被虫子掏空了,瓦片已经脱落了一半,我爸又在抱怨……

五月,许我一份幸运吧!

2018年5月1日


作者简介

本公众号所发文章均为原创,作者:白鹭,原名张建美,毕业于滇西科技师范学院中文系,热爱文学,希望通过拙劣文字记录生活的美好。

笔名:白鹭、美美张

微信:zm15012032397

欢迎你把故事说给我     

每周更新

欢迎关注 欢迎投稿




排版:白小鹭

图片:网    络


-长按关注-





Copyright ©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