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对的年纪和我相遇

初芒2021-06-07 12:37:42



没关系,我也终会长大,会对昨天的自己一笑而过,会遇到更适合的你。


六月一来,乌云就在城市上空停留了数日不曾离去,本是长江沿岸的火炉,却因为连续降雨,气温费尽心力也爬不上三十度。

 

洗衣机轰隆隆响,关了窗也盖不住外面的雷声。阳台上那双被雨泥溅花的白布鞋晾了好久还没干,刚铺床上的被子一股说不出的霉味。

 

南方的夏天总有下不完的雨,连空气都是黏糊糊的。

 

01

 

18岁那年,高考结束那晚也下着这么大的雨,雷电连接天空和大地,从中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汹涌的雨水就从那道口子哗啦啦地往外倒。

 

最后一科是英语,扔下文具的我迫不及待就往外冲,一心想着挣脱束缚拥抱自由,心里埋着千万句话,奔腾着千万匹马,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然后脚一滑摔了个狗啃泥。

 

这一跤可能触怒了神灵,乌云瞬间覆过晴空,大雨倾盆而下。

 

那天我哥结婚,不知道是不是专门为了方便我,婚礼举办的酒店就在学校隔壁。我穿着脏兮兮的校服步行过去,路过大礼堂时,每个看到我的亲戚都要问:“考得怎么样?”话毕再一脸同情地上下打量我。

 

我不搭理他们,只想找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坐下,吃完饭就走人。

 

可惜我还是被我哥发现了,他身着一身帅气西装,挽着漂亮的新娘走过来,简直就是个衣冠禽兽。然后新娘,也就是我的嫂子,关切地问我:“周周,考完了吗?考得怎么样呀?”

 

我说:“好得不得了!我要上清华了!”

 

我哥白了我一眼:“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白了他一眼:“不能,我青春期。”

 

有人来提醒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于是我偷偷溜开,拿出手机刷微博,看到新闻说周杰伦有绯闻女友了,不禁更生气,觉得全世界都在欺骗我。

 

再往下刷,看到小冉姐姐发了一条: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她自己在下面评论:今天全世界都在祝你幸福,那就,祝你幸福。

 

我回复她:谁说的!我就祝他们不幸福,我站定你这边了。

 

评论发送成功时刚好大堂的灯光熄灭,只剩宴桌上的烛火还在摇曳,大门推开,甜蜜的气氛满溢得令人窒息。周晨浩今天看起来倒还算风度翩翩,哪里还有以前的小痞子样,新娘子更是美得不像话。

 

那时我只觉得他不是人始乱终弃道貌岸然,哪里懂什么人是与非。

 

我更不知哪里有觥筹交错,哪里就有黯然神伤。河岸灯火通明,几家欢喜几家愁。

 

02

 

周晨浩是我的堂哥,比我大了六七岁,按理来说哥哥在妹妹心中的形象都是高大的,可我一点也不崇拜他。

 

毫不夸张,他从小就是个浪子。

 

小学学校里两个女生因为争论“周晨浩到底更喜欢谁”而大打出手,小姑娘打起架来也是很可怕的,又是扯衣服又是糊冰淇淋,最后他的家长被老师叫去,理由是“年纪轻轻就语言轻佻让女孩子误会”,伯伯气得回家暴打了他一顿。

 

初中每天趁家里人睡了就偷溜去网吧包夜,第二天早上六点再潜回家。不知道被哪个朋友带得误入歧途,回家偷他爸爸的烟抽,又是被一顿暴打。

 

高中就更厉害了,和那群狐朋狗友一起打打杀杀,提着刀冲锋陷阵,最严重的一次直接被抓进少管所关了三天。举家上下鸡飞狗跳,伯伯不知道找了多少关系才把他捞出来,他出来那天刚好是中秋节,合家团圆,大酒大肉摆上桌,他连吃了几天水煮菜的身体没招架住,结果闹得上吐下泻。

 

这些“英勇事迹”都是大人们聊天时我从门缝里听到的。

 

中学时念的市重点离家远,我便住在他家,伯伯他们工作很忙,每当他们加班不在家,周晨浩出门都必须捎带上我这个拖油瓶,久而久之,我也算对他的烂桃花了如指掌。

 

很难想象,像他这样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八,长得没有胡歌帅,还劣迹斑斑的人竟然那么受欢迎。上至学校女神,下到酒吧陪酒妹,个个都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可能她们都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占着电脑打魔兽到凌晨三点都不让我查资料的自私鬼。

 

他交过很多女朋友,我一个都看不上,除了小冉。

 

我看不上的其中某个,是个白富美,身高一米七,穿着高跟鞋的时候比他还高,出门妆浓得堪比舞台妆,放到现在可能会成为网红。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公主病和暴脾气,一言不合就摔东西。

 

他们吃散伙饭时我也在。结果白富美吃着吃着就拿起盘子往地上摔,摔完盘子摔红酒瓶,玻璃渣飞溅,割破了穿短裤的我的腿。

 

白富美摔完东西拿起包走了,周晨浩却吓坏了。好歹是个见过腥风血雨的江湖浪子,他居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除了来回跳脚都不知该干啥。

 

还是服务生姐姐贤惠,急忙找来了创可贴,她那双手白莹莹的、温润如玉,凑到我伤口旁的时候携了一丝凉风,只能让人想到一个词:冰肌玉骨。

 

她帮我贴好创可贴,然后轻声问:“没事了,还疼吗?”。连声音也是甜甜的,我立马就喜欢上了。

 

我猜周晨浩也立马就喜欢上了,不然他不会定住看了十分钟。

 

03

 

那时候伯伯还没给周晨浩买车,他和我打车回家。一路上我们俩都没说话,只剩交通广播里的路况拥堵播报,出租车的计价表一直跳个不停。车停在单元楼楼下,六楼的灯光已经亮了。

 

我在书包里翻钥匙,他这才忍不住开了口。

 

“喂,周周,你受伤这事能别告诉他们吗?”

 

“不,”我在心里飞速盘算着要挟的筹码,“外带肯德基全家桶,不然免谈。”

 

他赶紧点头,想必他也很清楚,在伯伯心里他这个净惹事的儿子的分量不如我这个成绩优异的侄女。

 

上楼时我跺响声控灯,然后又鬼鬼祟祟地问他:“你是不是看上今天那姐姐了?”

 

“没有。”

 

“那就好,你的铁蹄已经踏毁了无数鲜花……”我停了停,“不要再污染这一朵了!”

 

他作势要揍我,我一溜烟跑上了六楼。

 

但我的警告是没有用的,周晨浩是谁啊,浪里小白龙。这世上或许有他吃不到的东西,但一定没有他追不到手的姑娘。

 

过了几周,我和同学出去看电影,回来的路上经过那家餐厅,结果就看到周晨浩从里面走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只泰迪。

 

我见他走了才摸索进店,也是那个时候,我知道那个又温柔又乖巧的姐姐叫小冉。

 

小冉那时大三,家住遵义,闲时在西餐店里做兼职。不得不说,她真是深得我心,和我哥以前那些俗气的女朋友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她喜欢看书,写字很漂亮,最最重要的是,她也喜欢周杰伦。

 

周晨浩抱出去的泰迪是她刚收养的流浪狗,学校不让养宠物,她正为此发愁,周晨浩就自告奋勇替她照顾。

 

伯伯下班回家见到那只在周晨浩脚边撒野的小动物,皱了皱眉:“自己都养不好,还养狗。”

 

所幸伯母很喜欢这个小成员,还给它起名叫“嘟嘟”,她看电视的时候,嘟嘟就爬到她腿上坐下,陪她一起看。她做家务的时候,嘟嘟就在旁边摇尾巴。

 

伯伯伯母加班频繁,所以我有很多机会见到小冉。她要上班,周晨浩就在西餐店里喝一天的咖啡。后来我背着课本作业去,不会写的物理题她都教我,周晨浩这个学渣文盲就只能在一旁撑着头发呆。

 

家里人都很欣赏她,伯伯这么不待见周晨浩都对她赞赏有加,我的14岁生日,一个稀松平常没有任何特殊寓意的年龄,连我亲爸妈都忘了,小冉姐姐却送了我蛋糕和周杰伦的专辑。14岁,那可是一个拥有一张CD就可以上蹿下跳好久的年纪。

 

他们那么好,全家人又那么喜欢小冉,我以为他们会结婚的。

 

在偶像剧和言情小说中,定义结局圆满与否的标准不就是结婚吗?如果我们说一个故事是happy ending,那结局一定是男主和女主跨过男二女二、穿越艰难险阻,拉着彼此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这时婚礼进行曲响起,一番回忆杀,然后屏幕上出现“全剧终”。

 

这个故事里没有横刀夺爱的男二号,也没有阴险狡诈的女二号,他们怎么能不圆满呢。

 

04

 

周晨浩没过腻浪迹天涯的日子,只知吃喝玩乐。一开始,他通宵打牌,小冉不辞劳苦给他送大骨汤,他无所事事,她也安慰说以后要加油。

 

可她毕业了,漫无目的的恋爱也该到此为止。到了该谈婚论嫁寻找归宿的时候,该抉择去留。遵义老家那边催得紧,她却没办法说服家人同意自己为一个游手好闲的人留在这里。

 

天刚蒙蒙亮,周晨浩通宵泡吧回来,她肿着眼睛候在单元楼楼下,把一切都铺开。

 

她问:“周晨浩,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们的以后?”

 

周晨浩带着宿醉的困意拍了拍脑袋,开玩笑地咧咧嘴说:“我现在什么也没有,拿什么跟你谈以后呀。”

 

早上七点,我背着书包去赶早自习,蹦蹦跳跳地跑下楼,却看到了铁门外的两人。就着灰扑扑的天,我见证了那一幕。

 

“那你就从来不考虑吗?我还会打掉第一次第二次吗?”

 

“我不知道。”

 

没有呼巴掌的狗血戏码,小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拖着行李转身走了。

 

我吓得屏住呼吸,然后猫着腰折回楼上,掐好时间再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下来。几分钟后的周晨浩还立在清早的冷风中,神色比刚才还憔悴了好多。

 

我和我这个不成熟的哥哥都不知道,她在楼下等了一夜,等着发出这最后的通牒。

 

05

 

他们分手后我只再见过一次小冉。

 

周末伯母带嘟嘟出门散步,下楼时嘟嘟激动跑太快她没跟上,等她拐出小区时,马路上已经只有满地的鲜血和再也不会动弹的躯体了。

 

伯母哭了一夜,魂不守舍了几个星期,切菜时差点伤到手指。

 

小冉到楼下时打电话给周晨浩,他带她去埋葬嘟嘟的地方。

 

小小的拱起的泥土堆不仅埋葬了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也连带着埋葬了他们死去的爱情。

 

秋天的冷风萧瑟,天黑得也快,黄灿灿的落叶铺满了整条街,走起路来都窸窣作响。周晨浩埋着头,沉默了好久才说:“对不起。”

 

最暗的不是天色全黑,而是将晚不晚路灯却没有亮起的时候。在那个时候,沉默横亘了好多秒,后来第一盏街灯亮起,于是接二连三的街灯也都亮起,世界又明亮起来了。

 

她牵强地笑着说没关系,温柔一如初见。

 

这次她走了,真的就再也没回来。

 

有一天家里大扫除,伯母主力,我帮她打下手,替周晨浩卸下床单被套的时候,我无意中在枕头下发现了一个病历本,病历本上写着小冉姐姐的名字。

 

医生的字都是很难认的,可我还是勉强看出了大概意思。

 

不能生育。

 

小时候以为自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所以一开始对这样的字眼还没有概念。直到生物课上,老师义正言辞地讲解了繁殖的奥妙,复杂的器官在课本上被剖面图详尽展示出来,我才大约明白“不能生育”的含义。

 

高二那年,我低头走路,横穿田径场时与骑车的男孩相撞,他搁下车走上前来。碰巧今秋的最后一期桂花开得正盛,天边的夕阳正红,寒流与暖意交融,于是有幸初尝了恋爱的滋味。

 

他叫宋歌,我也有了不能与他人叙说的心事和甜蜜。

 

周晨浩难得几年没谈情说爱。伯伯托关系给他在证券公司找了个职位,他老实巴交地从基层做起。

 

周末,我和宋歌聊天结束,忘关对话框和电脑屏幕就去洗澡了,结果吹完头发回到客厅,发现周晨浩整个人都变了张脸。

 

等大人都睡了,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进行了一次思想开导。

 

他穷尽毕生所学词汇,义正言辞地对我说:“你现在这个年龄不要谈恋爱,影响学习,而且高中的爱情是没有未来的。”

 

我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你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谈过十来个了。”

 

“所以那些都没有成为未来。周周,哥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诫你,这个年纪的男生没一个靠谱的。”

 

“哟,你这不是在损你自己吗?你也不靠谱?”他又不知道宋歌是个怎样的人就下此定论,我有点生气。

 

他被我突然拔高的音量吓到,忙紧张地摆手示意我小点声。过后笃定地点点头:“我何止不靠谱,我……”他没说完,谈话就这样没了下文。

 

那是只有我、小冉姐姐和周晨浩知道的秘密。只不过他们以为我不知道。

 

不谙世事的我尚且不知,这个年纪的男生不靠谱并不是一概而论。他们不是人品不好,甚至不是像曾经的周晨浩那样花天酒地。

 

只是晚熟的男孩还不懂责任和担待,而年轻的姑娘总是需要那份担待来稳住不安的心。

 

06

 

周晨浩后来还是交了女朋友,对方是个活泼的女孩子,说话的时候嘴咧得很开,露出两排大白牙,总是能讲出很有意思的段子。大家闺秀却勤快能干,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我已经长大到即使一个人在家也可以自食其力煮面煲粥炒饭,再也不用当他的拖油瓶了。所以这一切都是他把女朋友带回家见家长时我才顺便知道的。这个姐姐叫林子,伯伯和她聊天时经常笑得直不起腰来。她从家里抱来一只刚产下的小狗,伯母见的第一眼就恍惚着开口叫了“嘟嘟”。

 

所以这条泰迪还叫嘟嘟,尽管残酷,却逃不过沦为替代品的命运。

 

我没想到周晨浩一声不吭就处了对象,更没想到,大年三十回奶奶家过年,他也带了林子去。家里人都沉浸在“周晨浩终于懂事啦”的喜悦中,奶奶夸赞着林子姐姐的伶牙俐齿,握着她的手笑个不停。

 

生活从来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停止运转。几年过去了,小冉的那一篇早就翻过去,没有人会故意提到那个昔日深受喜爱的女孩。

 

除了我。

 

我关注了小冉的微博,经常看到她发些自己写的东西,有些文字太过晦涩,我不大懂,却能感受到字字悲伤入眼。她还发用吉他弹唱周杰伦的视频,那些歌用甜甜的嗓音唱出来别有一番风味。

 

高考临头,我无暇顾及他人的事,只关注眼前和自己,临近考试的最后一个月,我搬回了自己家。

 

放端午假的时候我才听父母提起,周晨浩要结婚了。林子怀孕了,于是伯伯替他出了大部分钱,他也贡献了自己几年的积蓄,一套二居室的房子,一次付清全款。拍婚纱照领结婚证,一切都雷厉风行,算命先生挑了个良辰吉日,婚礼就定在我考完那天。

 

这一次我很生气,不光是突如其来的讶异,更多的是替小冉姐姐打抱不平,替她曾经的错爱感到愤懑。以前周晨浩总是换女朋友,我甚至怀疑过他会不会一辈子不结婚,连小冉这么优秀的女孩子都没让他浪子回头,可现在,一个才出现了半年不到的路人甲竟然要和他结婚了?

 

我编辑了数百字的短信责骂他的狼心狗肺不识好歹,他自然什么也没回。

 

我再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直到婚礼当天。

 

07

 

摆完宴席,男人们都流连在酒桌边,妈妈和伯母则领我参观了他们的新房。门外贴着大红色的喜字,玄关处的鞋架放着他们的照片摆台,卧室的床上铺着玫瑰花。我还翻了他们的婚纱照,林子非常漂亮,总是笑得青春无敌的样子,她一脸幸福地靠在周晨浩肩上,两人看起来甜蜜极了。

 

我不禁再次替小冉感到难过。同是怀孕,她和林子的待遇却相差那么多。

 

志愿放榜那天,宋歌和我提了分手,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我把手机设置了呼叫转移,揣着几块钱就不管不顾地出了门。等到夜深,我沉浸在这种没人找得到自己的满足感中,幻想着所有人因为我的失踪而手忙脚乱。

 

可我却饿得走不动路。

 

宋歌发QQ给我:你在哪?

 

我刚觉得有点开心,他就又发了一句:你家里人在找你,你哥让你回他电话。

 

我突然想起以前周晨浩和我说的话,于是气冲冲地回宋歌:滚蛋吧关你屁事。然后恶狠狠地把他拉黑。

 

周晨浩在路边找到我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我饿得两眼发晕,像个纸片人似的晃悠悠地在街灯下走,影子被拉长得更像纸片人了。我指着自己的影子骂:你这个妖怪。突然身后有一束光打过来,我生气地扭过头张牙舞爪,心想:反正我都要死了,谁还敢拿车灯晃我,老子要和你拼命。

 

然后就看到了如释重负的周晨浩。

 

我以为他要大哭一场然后讲:“幸好你没事急死我了!”结果他除了颤抖着松了口气,竟然开口就是一句:“周周,你是有多蠢?我要是你,离家出走就藏在同学家,谁没事在马路瞎晃啊?”

 

我反驳:“我要是藏同学家你还找得到我?”

 

他没接话,把我塞进车里,替我关了车门坐上驾驶座,转动车钥匙启动引擎。林子坐在副驾驶上一脸关切地看着我,这是属于他们的车,林子真幸福,都不用经历计价表一直跳的午夜惊魂。

 

车响起了警示音,周晨浩侧过身帮林子系好了安全带。车上的夜灯横在他们俩中间发着光,我这才看见周晨浩红红的眼眶。

 

我忽然有点感动得想哭,不顾场合地抽抽鼻子,说:哥,你说得对,这个年纪的男生没一个好东西,一点都不懂事。

 

话一说完气氛就陷入谜之尴尬中。林子赶紧打圆场,说:可是再不懂事的男生也会长大嘛,长成大人不就都好了。你看你哥……

 

我更想哭了。

 

可是等男生长大,身边的人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一个了啊。

 

08

 

大一的寒假回家时,周晨浩已为人父。我靠近婴儿床,看到了在里面动来动去的小周,他啃着手指,葡萄般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长得和他爹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小姑来看你咯~”周晨浩宠溺地摸了摸小周的头,然后把他抱起来。

 

我吓了一跳:“我原来已经这么老了,都是长辈了。”

 

话音未落,小周就抬起腿冲周晨浩放肆地尿了一泡。

 

他整张脸都拧在一起了:“啊啊啊!林子!林子你快过来!”

 

林子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慌忙冲进来,结果看到他的窘迫样没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哈,你儿子真有出息。干得漂亮!”

 

18岁的我对爱情一知半解,对生活更是没有方向。

 

18岁的周晨浩已经有了丰富的恋爱经验,混迹过社会,进过少管所。

 

25岁的周晨浩收获了美满的家庭。

 

09

 

我们听过很多这样的故事,海誓山盟轰轰烈烈敌不过现实的嶙峋。

 

爱到窒息、奋不顾身多是在热血轻狂的年纪,我们都没有经过现实的打磨,身上竖满芒刺,偏偏又还没有能力轻言永远承担后果。

 

等到彼此都为刺所伤,鲜血淋漓,不得已捂着伤口分别,身上的刺便也钝了三分,少了些攻击力。

 

后来啊,我们被磨平了棱角,长成大人模样,不会横冲直撞,也懂得责任和担当。于是相遇才会刚好,相爱才会凑巧。

 

曾经的千千万万个小太妹,白富美,甚至是小冉,她们遇见的都不是最好的周晨浩。

 

可她们让他变成了最好的周晨浩。

 

你看,年纪和时机那么重要。

 

10

 

曾经有一个男孩让我心甘情愿为了他改志愿,后来他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嘲讽着他的胡乱引经据典,却还是做出离家出走的傻事。

 

岁月好不公平,它让有的人遍体鳞伤。

 

可它又从不会真正辜负谁。

 

我用修改了的志愿,攒着录取通知书来了南京,我见识了烟雨朦胧的江南,品尝了长江沿岸的繁华,体会了远离故乡的孤独。

 

孤独也饱含苦楚,我曾在深夜痛哭流涕,在清晨恍惚回忆,可是没关系,我也终会长大,会对昨天的自己一笑而过,会遇到更适合的你。

 

所以我的那个你,如果可以,请务必在对的年纪和我相遇。



AVbody晚上好 >>>


继第一本合集之后,初芒优秀作者联合各大平台人气作者,迅速打响了响第二炮~《岁月它不会辜负你》正在火热预售中!!

★20个暖心人生故事

★20种不同的离愁别绪

送给不愿意辜负梦想和爱情的你。


猛戳“阅读原文”可以提前见到这本书哦!(づ ̄3 ̄)づ╭❤~


-END-



周papa 初芒签约作者

讨厌一成不变,渴望分秒的新鲜。作品摘自初芒合集《岁月它不会辜负你》。

题图 | 来自网络

编辑 | 抹茶追追

声明 | 初芒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 | tougao@chumang.wang

长按关注初芒

青春很小,而你恰好发光

Copyright ©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