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区 >【沙7战记 | 同济MBA】【沙7战记 | 同济MBA】同舟共济,携手奋进,让青春继续飞

【沙7战记 | 同济MBA】【沙7战记 | 同济MBA】同舟共济,携手奋进,让青春继续飞

同济MBA学生会2021-10-02 12:16:48

记录我的沙七之行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嘴边轻轻地哼着这首歌的时候,我们已经踏入腾格里沙漠,进行为期3天的第七届亚太地区商学院沙漠挑战赛

作为18级同济大学MBA新生,很荣幸可以参与到这一年一度的亚太地区商学院大狂欢,本次有95所商学院2100多名参赛选手参赛,并且这届赛事路线是亚沙有史以来最难、最虐的路线,进入沙漠的第一天,组委会就出动了直升机进行安保,这似乎是在告诫我们已经踏入了生命的禁区。

对讲机里传来杂音,我尝试用对讲机呼叫了AB队的成员,却无人应答。此时我知道,对讲机失灵了,比赛刚开始,我们已经聋了。作为全队的总控,此刻我的心情是何等焦虑。无人报告当前所处位置、无人报告队员情况、无人报告前方路况……而我最担心的是队员走散,偏离路线后却无人通知他们要修正路线,沙漠环境地形变化奇大,可能一阵风就能改变原来的地貌,极易造成迷失方向,这一点可能是致命的。


我所属C队,与大狼、汤老师、楚成、高科技、炯哥、刘可、马姐一行同行,在茫茫的沙海中深一步浅一步地走着,由于女队员的体能问题,我和大狼负责照顾两位女队员(传说中的压队),其余人先赶向CP点。刚翻过一个沙丘,狂风大作,沙砾打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竟然有种刺疼感。耳朵里、鼻子里、嘴里瞬间被灌入沙子。


“不要在迎风的沙脊上休息”我脑海中第一反映是这个,一边和大狼敦促这队员们快速下降,一边给鞋子进沙的女队员重新绑防沙套。一阵忙活下来,已经快成一个沙人了。腾格里的沙很细,无孔不入,感觉毛孔里都有沙子的存在。眼中早已经进沙,找了点水冲了下眼睛,背起行囊继续前行。

楚成,一个第一次玩户外的小女生,我们团队的记者,她有点恐高,第一天遇到稍微陡一点的坡就不敢下了,只能坐在沙坡上慢慢往下滑,简单来说就是上坡连推带拽,下坡连哄带骗。而我见证了她的蜕变,从第一天的举步维艰,到第二天的大步流星,再到第三天的一路小跑直到最后冲线。

汤老师,作为同济大学的老师,她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同济精神。虽然也是我们团队的记者,明明可以在越野车上悠哉游哉地晃到终点,却偏偏要和我们一起受虐。我边走边和她们说:“你们这哪儿是记着啊,你们明明就是战地记者啊,记者中的战斗机。”

大狼,东北汉子,进沙漠的第一天,就像是一只回归了腾格里的狼,在沙地上撒欢儿地跑,不停地教唆大家跑起来,其乐观的精神在这寸草不生的土地上鼓舞着每一个人。还有他切得一手好西瓜,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俘获一片迷妹芳心。

高科技,集黑科技于一身,带着只要有光就能充电的太阳能充电器和360度无死角拍摄的摄像头。他和大狼一样,是我们的环保大使,在沙漠中看到有被丢弃的垃圾就会捡起,他们两位为地球的环保事业出了一份力。

我,极限运动忠实玩家,上雪山、过草地、攀岩、攀冰、滑翔伞,朋友对我的评价是:每次见到你,你都能浪出新高度。我对我自己的评价是:再这样下去,都快跑出地图了……行走的KTV+行走的望远镜,一路上都是我的歌声,唱得好不好听我自己就不知道了……

上述人物先介绍到这儿,画面切换回我们一行在荒芜人烟的沙漠中行军。终于到达了CP1,吃了点补给,给水袋灌了点水,继续往终点进发。烈日当头,但是体表无汗,沙漠中真的是干,汗水还没有汇聚起来,已经被蒸发了,留在衣服上的只有白花花的盐层。

可能是因为之前翻了太多沙丘,消耗了大部分的体力,后面的五公里越发艰难。时不时的扬沙使得眼睛都无法睁开,吸入鼻子的空气中都带有细细的沙砾,嘴里面全是沙沙的感觉。我手脚并用爬上一座沙丘,眺望远方,还是没有看到终点,但是嘴里却和队友说:终点快到了,估计只有1公里左右了。颇有望梅止渴的意思。


午后的空气愈发干燥,行军的脚步也愈加沉重。正在大家都快神经崩溃的边缘,我似乎,似乎看到了远方的一抹绿色,我定了定神,高呼:“我看见绿洲了!营地应该就在绿洲附近!”果不其然,随着往绿洲的推进,我渐渐看到了旗子、看到了帐篷、看到了车队、看到了人……


当我跨过终点线的那一刻,明金学长为我照相。队友们敦促我快去做拉伸,这拉伸真的是谁拉谁知道,一拉就酸爽,一酸爽就会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之后建立帐篷、搬运水果和西瓜等物资,等待AB队队员的归来,期间听闻有队友失温,也有队友负伤。

到了晚上7点,B队的4名队员还未到达营地,不免开始担心他们的安危,对讲机还是呼叫不上B队失联的队友,珑队立马组织了我们去高地尝试呼叫。每当有队伍从我们等待的那个沙丘经过时,珑队总会问一句:有没有看到同济的队员?而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继续在高地观测远方,希望可以寻找到那些熟悉的身影,同时对讲机也在不断呼叫,祈盼可以得到一丝响应,哪怕是一句:“收到,我们一切安好”的回复也好。暮色降临,气温也随着急剧下降,为了轻装上阵,处于失联状态的B队成员背包里并没有可以御寒的衣物,炯哥马上联系了组委会,确定参赛芯片是否可以定位失联人员的当前位置,得到的回答也是否定的,只能根据CP点打卡时间来推算其所处的大致范围。

正在此时,大家都处于焦虑的状态下,一支队伍说看到了同济的队伍,没过一会儿,我的对讲机里就传来俊哥的声音:“B队队员安全,马上就可以到达终点”。这会儿大伙才松了口气。越过沙丘,有人等候。

晚上和文俊睡一个帐篷,帐篷很挤,基本是挨着睡了。装备一类的东西帐篷内自然是无处安放,只能做好防沙,搁在帐篷外了。虽然帐篷进行提前清理,但是多多少少还是进了点沙子,睡袋里也不可避免地进沙了,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凑合着睡就行了,在野外也不讲究这么多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不到就醒了,很多队员抱怨睡在沙面上面不平坦,没睡好。嘴里嚼着馕和鸡肉火腿肠,喝着稀饭,和队友闲聊的时候听说昨晚有队友发烧。吃过早饭,收拾装备,准备继续踏上征途。

   

太阳还是这么灿烂地挂在空中,我们还是步履蹒跚地走在路上。但是第二天的路线显然没有第一天来的这么虐了,需要翻越的沙丘也明显少了很多。在CP点遇到昨晚发烧的炯哥,他似乎已经恢复了很多,轻伤不下火线,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杠杠的。我在CP点躺了一会儿,放松一下肌肉,吃了点坚果补充又继续上路了。

到达营地,老规矩,开始建立帐篷,搬运物资。到了晚上遇到了沙尘暴,数顶帐篷被卷走。无孔不入的沙子,就算把帐篷拉严实都无济于事。沙漠音乐节就在这沙尘暴中进行,虽然风沙大,但是也敌不过大家的热情。音乐节上还有人求婚了,祝他们幸福。


第三天一大早,发现我们所属的A区营地吹来数顶D区的帐篷,可见沙漠中风的威力。比赛开始,我和楚成、马姐两位组队。大家似乎铆足了劲儿,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各参赛队似乎已经不用考虑体能储备的问题,最后一天,那就把最后的一点力气挥洒在这茫茫的沙海中吧。一路上遇到了上大参赛队和复旦参赛队,还带了一位苏大妹子的节奏,每遇到一位参赛选手,我都会对他或她说一声:加油!此时大家已经不分院校,同仇敌忾了。最后路段我遇到了一位复旦的大哥,我们两人携手冲线,同时也见证了同济和复旦的友谊。

离开腾格里前,我抓起一把沙子,想留住腾格里那最后的温度。这三天里,我们没有放弃一位队友,我们一起苦过、一起笑过、一起坚持过、一起吃着沙子泡羊肉汤。我们进入荒漠,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一片绿洲,正如同义锋哥说的那样:莫忘初衷,我们生来倔强。

庆功宴上,学院徐勤老师致词,标志着整个沙七赛事圆满落幕。



行走于漫漫黄沙中,

我们并不孤独。

漫步于一片荒芜,

我们携手共进。

穿越过绝望,

我们终将到达绿洲。



同济大学18级综合MBA 2班 刘佳源 

2018年5月16日






同济MBA联合会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