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区 >继母让我完成我十八岁的成人礼,没想到是到她床上

继母让我完成我十八岁的成人礼,没想到是到她床上

爬爬书小说2021-11-25 07:06:57

雨夜。


滂沱的雨水拍打在脸上,带来一片冷意,但相比起身体上的冰凉,赵乘风的心里无疑已经是满是冰霜,倒伏在地的他,扭过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几个人影,眼中射出的恨意似乎快要化成炽热的岩浆,将眼前几人从皮到骨,融化得一丝不剩。


“傻逼!看什么看!是不是觉的哥哥们刚才还招呼得不够?”赵乘风的眼神,激起了几人的反感,一个人影走近他,抬腿落脚,狠狠的跺在了他的背上,狞笑着。


巨大力量让赵乘风闷哼一声,一种腥甜自喉咙中升起,他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势又重了一分。无力感如同潮水般向他袭来,似乎有千万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在规劝他,放弃挣扎,安静的睡去。


“不能就这么倒下!绝不!尤其是在这些人的面前!起来!给我站起来!”他艰难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并压榨着身体里最后一丝力量,想要爬起身来。他额头上青筋不断暴起,看起来异常痛苦。


“噗!”可是就在他不断挣扎的时候,一只黑色的皮鞋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踢得由伏在地上变成仰面躺倒在地,口鼻间鲜血长流。


“说真的,你算是我见过的骨头最硬的学生仔了。”人影拂了拂脚面上的血迹,砸吧着嘴巴说道,“不过可惜的是,你惹到谁不好,偏偏惹上了我们少爷,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咳咳咳……”仰面躺倒在地的赵乘风咳嗽了起来,口中不断喷出鲜血,模样甚是骇人。但即便这样,他还是不断的挣扎着,试图站起身来。


“老五,你哪来么多废话,赶紧将事情解决了,不要让少爷等久了。”就在人影说话的同时,一个冷冽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明白!”那被称呼为“老五”的人影闻言一凛。他向前跨进一步,再度来到赵乘风的身边,再度打量了的他一眼后,忽然在他右腿膝盖的上方,高高抬起右腿,眼中凶光闪烁:


“所以,为你自己的错误,买单吧!”


“赫赫……”躺倒在地的赵乘风忽然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但是神情却是一片淡然。他明白,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而原因却是一段让人啼笑皆非的狗血桥段。


就在刚才,当这几个人出现的时候,自己也曾经反抗过,但对方数人中,仅仅是这“老五”便已经轻松的让自己失去了一切抵抗能力。所以,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他显得很淡然,没有恐惧,没有意外,有的只是刻骨的仇恨。对他,还有她!


“咔嚓!”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过,赵乘风双眼暴凸,眼中血丝遍布,脸上通红一片,额头青筋不断凸起跳动着,看起来异常痛苦。而此时他的右腿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扭曲,显然,已经彻底断了。


“嘿!完工!”那“老五”轻笑一声,稍稍欣赏了一下赵乘风那痛苦的样子后方才收回自己的脚。不过就在他想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觉得后背涌起一阵刺骨寒意,犹如针扎,让他汗毛乍起,心中警铃大作,他迅速的转过身去,摆出一个防备的姿态。


但下一瞬却发现没有任何危险,心中疑惑的他小心的四下打量一番后,却没有任何发现,就在他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的时候,他的眼神却对上了一双清澈异常的眸子,但就是这双眼眸让他心头巨震,入坠冰窖。


“嘶!”老五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对上的是怎么样一双眼眸啊,其中没有一丝仇恨,没有一丝愤怒,甚至看不到任何情绪,有的只是一种漠视,仿佛如上帝般俯视苍生的冷漠。


他老五也算在腥风血雨中打滚了多年,折在他手上的性命没有几千也有几百,而他也自认见识过各种眼眸,有平静,有残暴,有恐惧,有变态,但却从来没有任何的眼眸能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这种眼神甚至让他起不了一丝与之为敌的感觉,只想迅速逃离。


所幸这样的眼神稍纵即逝,赵乘风很快便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那老五暗自嘘了口气,小心观察了赵乘风一会之后,确定他是真的晕了之后,方才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随后快步走到其他几个兄弟身边,似乎处在他们身边,他才有一丝安全感。


“老五,你最近是不是妞玩多了,身体不行了?连收拾这么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仔都用了这么久?要不要三哥给你一些秘制的蓝色小药丸?一吃见效,包你龙精虎猛!”众人中,有人如是调笑道。


“滚蛋!谁要你的破药丸,你这痿货还是留给自己的用吧,哥哥我金枪不倒,不知道多威风。”老五压了压了心头的震撼,仿佛没有见到过那个眼神,像往常一般说笑着。


“好了老三,不要废话,我们回去!少爷还在等着我们覆命。”先前出声催促老五的冷冽声音,再度说道,直接让还想说些什么老三闭上了嘴巴。


看着几人渐渐离开,老五终于忍不住回头望了身后的赵乘风一眼,只见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雨幕中,虽然很安静,但不知怎么的,老五仿佛感觉到那是一头蛰伏的野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向自己等人发出致命的袭击,他思量了一会,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向众人问道:“那个小子呢?怎么处理?就把他这么扔那?要不要将他……”


不管刚才的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任何危险都要扼杀在萌芽之中,这是他们的行事准则。


“不行!关于他的后续处理,少爷另有安排。”那冷冽声音的主人,如是制止了他。


“另有安排?”老五显得有些茫然。


“嘿嘿,早些时候你正好出去执行任务了,没听到少爷的安排,他打算将这个家伙,安排在工地上干活。”那老三似乎和老五的关系不错,见他不解,立刻笑着解释。


“什么?他?断了腿的瘸子,去工地上干活?”老五瞪了瞪眼睛,显得很是不解。他很难想象一个瘸子怎么才能支撑起工地上那些繁重的体力活,少爷这是打算玩死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意思?”老三嘿嘿笑着,点了点头,神情间隐隐有些的叹服,似乎在为少爷的奇思妙想而惊叹。


老五看了看老三,沉默了下来,眼前似乎再度出现了刚才的那个眼神:空洞、冷漠,俯视一切。那种汗毛乍起的感觉让他使劲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但心里却不由的出现了一丝忧虑:自己一方这么对付他,真的对么?拥有那样眼神的人,会是普通人么?留他活着,真的不是养虎为患么?


“希望少爷的这个决定没有错吧!”带着隐隐的叹息,老五一行人缓缓的消失在雨幕中,只留下了躺倒在地的赵乘风,如同尸体一般接受着大雨的洗礼,孤寂而又凄凉。


不知过了多久,雨,越发的大了,一切都一如刚才,赵乘风依然静静的躺着,任凭雨水冲刷着自己,仿佛亘古以来便是如此。但就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一点光亮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前,微微盘旋一瞬之后,一头扎进了他的身体,让他身体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晕之后,旋即归于平静。


雨夜,如同怪兽一般,吞噬着一切光亮,但就在这样的雨幕中,蜕变,悄然开始了……

“小风啊,家里实在是没有能力再供你接下来的学费了,爸妈……爸妈真的对不起你啊!”


“爸妈,您二老不用自责,家里的情况我知道,供我进入大学,已经是家里的极限,为了供我读书,您二老早出晚归拼命干活,身体早已吃不消了,这些儿子都看在眼里,辛苦您们了。以前是没有能力,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已经能够靠自己来养活自己了,大学的学费,我自己能够承担。我发誓,今后的日子里我不会再让您二老受一点苦!”


“乘风啊,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你不光勤工俭学,承担起了自己的学费,更是品学兼优,年年获得一等奖学金,是不可多得的好学生啊,老师们都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你能够再接再厉,踏入社会后,成为社会的栋梁,我们的骄傲。”


“多谢多年来老师们对我的照顾,无论走到哪里,我赵乘风都会是你们最好的学生,绝不给母校、给老师们丢脸。”


“赵乘风先生你好,我是微软公司华东区总裁葛宏宇,您的作品我们收到了,上报给总公司后,上层对您的作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现在特邀请您来我们微软公司就职。”


“好的。劳烦葛先生了,我会在近期就职。”


“阿风!你真的要去微软上班了啊!天啊!那可是世界最顶尖的公司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天堂啊!真羡慕你!你什么时候出发?”


“打算就这两天吧!等我明天结束最后一天的兼职工作我就出发!”


“是他!就是他!我什么都给了他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死心吧!”


“就是这个小子?一个侍应生?哈哈,你是他的人?好,我就让你看看,你找的人是什么样的!”


“不过可惜的是,你惹到谁不好,偏偏惹上了我们少爷,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所以,为你自己的错误,买单吧!”


“咔嚓!”


……


“啊!”剧烈的疼痛,使得赵乘风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呼,艰难的睁开了双眼,但刺眼的阳光却立刻让他眯起了眼睛,隐约见,他看到自己周围聚拢了一些人影。


“他醒了!他醒了!”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朵,看来这些人确实是在等待着他的苏醒。而随着这声呼叫声,这些人影都窃窃私语了起来,仿佛在讨论些什么,因为声音太小,赵乘风听不清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只在隐约间听到了“看他的腿”,“是个瘸子”,“就是他干的”,“弄坏了”,“赔钱”之类的字眼。


不过只是这一会的功夫,赵乘风却是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线,眼前的人影也渐渐清晰了起来,竟是一个个头戴黄色安全帽,皮肤黝黑,手执各种工具的工人。


“走开!走开!围在一起有钱拿啊!谁再在这围着,老子就扣了他今天的工钱。”就在此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立刻驱散了围拢在赵乘风身边的工人。


人群散开,赵乘风猛然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一片建筑工地之上,周围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各种极其轰鸣着,敲打声,呼喝声不绝于耳。


他扭头循声望向发声之人,却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硕中年男子正快步的向着自己而来。


“你就是赵乘风?”那络腮胡子来到赵乘风身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语气不善的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赵乘风再度打量了那人一眼,点了点头,冷声说道。他能够感觉到,眼前此人对自己的并不友善。再加上自己的身处的环境,和之前的遭遇,他的态度也很冰冷。


“呦!小子还挺横。”那络腮胡子见赵乘风的态度,倒是来了兴致,他看着赵乘风嘿嘿一笑,“是的话,就老老实实听老子的话,如果不是,老子就把你埋在这大楼的地基里面!”


“这里是哪里?”赵乘风并没有理解络腮胡子的威胁,打量了四周一眼问道。


“这里是哪里?”络腮胡子惊异的看了看赵乘风,“你小子莫不是失忆了吧,这里当然是深城。”


“深城?”赵乘风心下大惊:他知道,国内只有一个地方叫做深城,而这座城市相距自己原本所在的城市,足有上千里之遥!也就是说,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他足足跨越了上千里的距离,来到了深城!


“糟糕!”赵乘风心中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心头大惊,他挣扎着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却发现其中空无一物,他的钱包已经不翼而飞。且不提其中的少量现金,最重要还是其中的那些证件,没有了它们,在这个社会里,他寸步难行。


处在人生地不熟的千里之外,身无分文没有任何证件,最终要的是,他甚至瘸了一条腿,赵乘风的情况,已经坏到了一定的程度,但就在他心头暗叹的时候,一个更坏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中。


“小子!我不管你真失忆还是装失忆,你损坏了我们工地上的东西,就要照价赔偿,拿不出钱,就在这里给我们干一辈子的活吧!”络腮胡子瞄了赵乘风一眼,恶狠狠的说道。


“什么?损坏了你们工地上的东西?”赵乘风心里猛然一惊,再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些字眼,一种不祥的感觉涌入心头。


“怎么?不记得了?看看这个吧。”络腮胡子冷冷一笑,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片,甩给赵乘风。


“这是……?”赵乘风犹疑了一下,接过纸片。只是匆匆扫了几眼,他的脸上本就不多的血丝便消失殆尽。


这是一张字据,内容很简单:本人赵乘风损坏深城第五建筑公司机械设备共计800万元,无力偿还,自愿成为深城第五建筑公司下属工人,以工资抵债,直至还清欠款为止。


字据后面还附上了日期,和赵乘风签名,更重要的是,上面还印有他的指印!


“呵……呵!”赵乘风笑了,笑得很阴冷。不用问,他已经知道对方的手法,什么欠债,什么以工资抵债,什么签名,什么指印,统统都是对方的陷进而已,有了这份东西,对方就能将他吃得死死的。


就现在来说,这个陷进已成,他已经完全跳了进去,根本没有任何方法逃避。即使毁了眼前的这份字据也没有任何作用,因为这仅仅是一份复印件而已。


“小子,老子现在向你宣布,你已经是深城第五建筑公司第七支队第五小组的工人了。而老子就是第五小组的组长,以后你就是老子的手下了。”络腮胡子高声喝道,随后口袋中抽出一副手套来,丢给赵乘风,大声的说道:


“根据协议,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工人了,已经是我们民工的一员了,所以,不要给我装死,起来干活去!就算死,也要死在干活的时候!”


“民工?”赵乘风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喃喃的重复这这个词,眼神迷茫。但是陷入迷茫的他,却没有发现,随着民工这个词的出现,他的眉心猛然一震,一道亮色一闪而逝。

“操!你小子发什么呆!赶紧干活!”络腮胡子见赵乘风一副茫然的模样,再度大声喝道。


“什么?”赵乘风有些茫然的问道。


“干活!”络腮胡子恼怒的大喝一声,一把将赵乘风从地上扯了起来,一下将他推到一堆转头的旁边,指向一片空地,大声喝道,“把这些砖头搬到那里去!”


被那络腮胡子推搡的赵乘风,立足不稳,不由的向后退了几步,但右腿稍动的同时,一阵剧烈的疼痛如闪电般袭遍了全身。


赵乘风身子一斜就要倒下去,但是赵乘风却忽然硬生生的顶住了痛苦,强撑着断腿站了起来,内心的骄傲,不允许他再次倒下,即便巨大的疼痛不断的啃噬着他的神经,即便他头山的汗珠,不断的落下。他死死的站住,双眼定定的看着络腮胡子。


“MLGB的,看什么看!你TM聋了啊?老子叫你干活!”赵乘风的不合作态度惹怒了络腮胡子,他瞪着眼睛,大声喝骂着。


“告诉我,他到底是谁?”赵乘风汗如雨下,他死死的站立着,向着络腮胡子问道,声音虚弱且坚定。


“他?什么他是谁?你TMD的是在装傻是不?”络腮胡子瞪了瞪眼睛,不明所以。


赵乘风深深的看了对方一样,眼神中闪现出一种明悟。刚才的这句话,只是一句试探,他想知道的眼前的这个家伙,知道不知道事情的内幕。结果很明了,对方显然是一无所知。语言可以说谎,但一个人的眼睛却是没有办法说谎。


赵乘风转过身来,看了看那堆砖块,和散落在地的手套,心中涌起一阵凄凉:想自己堂堂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凭自己无双的才华,打动了微软高层的心,前途无限光明,但短短一天之后,自己居然来到了这陌生的城市,成了一个民工,甚至欠下了巨额的债务,人身际遇变化之大,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朦胧间,他仿佛见到了一个嚣张的脸孔,嘲讽着向他大笑着:“名牌大学生?微软公司员工?哈哈,你就是个民工而已!你就是一坨屎,一坨连狗都不屑去踩的稀屎!哈哈!”


“哈哈!我明白了,原来你选择将我安排在深城,也是有特别用心的啊!也是,越是国际化的大都市,上层也就越多,高层的人士也就越多,换而言之,金子越多的地方,我这种屎才越显得肮脏,越显得稀烂吧!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完全没有任何反身的余地,才会一辈子带着这条瘸腿,在社会最低层挣扎,才会永世不得反身!那些金子又怎么会容忍一坨屎踩在他们的头上呢?哈哈!你是这个意思吧!我懂了,我真的懂了!果然好心思,果然好手段!”


赵乘风忽然笑了起来,笑容中有着一丝明悟,但更多的,却是无比的凄怆。仅仅因为一个偶然的遭遇,自己便成为了如此的境地,那位“少爷”也着实心狠。


“不得不承认,你的手段确实不错,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手段,怕是难以招架,不是自行了断,就是一生沉沦,彻底变成一坨屎。”稍稍沉默了一会之后,赵乘风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眼神中射出明亮的光芒。


“但是,我赵乘风不会。只要没有死去,我赵乘风就会有重新站起来的一天,无论你是打断我一条腿还是两腿,无论你是将我安排在深渊还是地狱,终究我有一天,我会里面爬出来,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将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百倍千倍万倍的还还给你!”


“你以为这样逼我成为一个民工,我就无法翻身了么?哈哈哈哈哈!你太小瞧我了!莫说是民工,即便是清洁工,掏粪工,我赵乘风也能凭借这个身份,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欺辱我的人,看着吧,等着吧,不久后,为赵乘风会回来的!我要让你们畏惧,我要让你们痛苦!”


逆境中赵乘风终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骄傲,数年的贫苦生活,让他的性格极为坚韧,独立自强的他,不怕任何困难,无惧一切艰险,宁折不弯,越挫越强是他性格中最大的亮点,而这个亮点终于也让他产生了质的变化:


就在他在心中呐喊出这些话的同时,他的身体中忽然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迅速的游遍了他的全身,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向他传递出一连串的信息:


“符合条件,超级民工系统启动。”


“正在扫描,血型吻合,条件吻合,系统与宿主绑定中。”


“绑定成功,宿主身份永久性确定为民工,无法变更。”


“系统检测到宿主身体有异常状况,系统开启自动修复功能。”


“修复中……系统能量不足,修复进度减慢。”


“目前修复进度:1%,完全修复时间:30天。”


……


“这……”赵乘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他完全不知道这些声音是如何产生的。他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后,却发现周围的人群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一样,而眼前络腮胡子更是一脸疑惑恼怒的瞪着他。


赵乘风有些纳闷,甚至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但右腿处传来的阵阵热流让他明白,自己的右腿正在缓缓的愈合,自己并非幻觉,那个声音中所说的“修复”也完全是真实的。


“你是谁?”赵乘风又小心的看了四周一眼,发现除了络腮胡子正盯着自己以外,便再也没有关注自己了,压下心头的波澜,小心在心里问道。


“超级民工系统。”一个略嫌冰冷的声音自赵乘风的脑海中响起。


“超级民工……系统?”赵乘风微微一愣,心头疑念顿起,难道自己真的像那些小说中所写的一样,有了什么奇遇?


“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选中我?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梳理了一下心情,赵乘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但得到的回答却是一阵沉默,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的提问。


“那换个问题,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或者说和你绑定后,我会怎么样?”赵乘风再度发问。


“帮助你成为民工的王者,屹立世界之巅!”很快的,那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了答案,但得到这个答案的赵乘风则是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民工王者?屹立世界之巅?怎么听都不靠谱。


赵乘风还想追问些什么,不过站在他身前的络腮胡子却再也没有如此好的耐心了,见赵乘风呆呆的站着不干活,他心里的邪火猛的蹿了出来,怒意上涌的他,挥动着蒲扇大的手掌,就朝着赵乘风拍来……

“嘭”


一声轻响过后,赵乘风摔倒的在地,满脸的愤怒。刚才若不是他用手挡住了那络腮胡子的手掌,此刻脸上想必已经是五个深深的指印了,但尽管如此,单腿支撑的他,依然被那股大力弄得失去平衡,摔倒在一旁的砖堆上。


“呆B!到了老子的地盘上,就要乖乖的听话,在这片地头上,老子就是天!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总之,老子让你干的活,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办好。敢耽误片刻!老子扒了你的皮!”


络腮胡子走近赵乘风,居高临下的说道,唾沫乱飞,双眼圆瞪,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着,神色显得有些狰狞。


赵乘风死死的盯着点对方,额头青筋暴起,虽然明知道以现在自己的状况,根本不是那家伙的对手,但心头的怒火还是让他不由的握住一块板砖,打算与他玉石俱焚。


“怎么?小兔崽子,你还不服是不是?信不信老子弄死你!”络腮胡子见赵乘风那愤怒的模样,同样死死的盯着他,双拳紧握,手臂上的肌肉贲张起来,显然已经做好的准备,伺机而动。


一时间,两人如同斗鸡一般,死死的盯着对方,两人间的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那种压抑的感觉,让周围正在干活的工人们也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关注起两人来,相互之间也纷纷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无良的狗熊,又在欺负人了!”


“操,这狗日的,还是人么?看这小兄弟本来腿脚就不方便,还这么欺负他!”


“他娘的,若不是工钱都是这个王八蛋来发,早就干死他了!”


“行了,行了,别说了。要是让那狗熊听到,又要扣我们的工钱了。上个月已经被他扣了好几百了,弄得我都差点没办法给我家娃交学费了。”


工人们小声的议论并没有给那络腮胡子什么压力,他依然是死死的盯着赵乘风,见他依然没有任何服软的意思,心头气恼万分,他在这片地方作威作福,靠的就是手中的权利和平时的积威,若是连这个新来的半残废都搞不定,那他还怎么镇得住那些下贱、欠收拾的泥腿子?


“看什么看!小兔崽子!老子看你是皮痒了,欠收拾!”络腮胡子大怒,挥舞着手臂,就向赵乘风砸去。


赵乘风双眼一拧,拎起手中握着的板砖,就要向那络腮胡子拍去。眼见全武行即将上演,众工人顿时停住了议论,齐齐惊呼一声。


“住手,都住手!”


就在此时,一个佝偻的身形伴随着苍老的声音,出现在了两人之间,止住了两人的冲突。


“胡老头,老子教训自己的手下,关你鸟事!你TM少管闲事。”络腮胡子瞪了瞪眼前那苍老的身形,语气不善的喝道。


“小三,你也不小了,怎么脾气还是这么火爆呢?”苍老的声音再度出现,无视了的络腮胡子的喝叫。


“胡老头,你少TM的倚老卖老,小三这个称呼也是你能叫的?”被人教训的感觉,让那络腮胡子很是恼怒,他不悦的大声道。


“好吧,我不叫便是。”那胡姓的老者点头应道,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今天这个事情,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再计较了吧,新人不懂规矩,吓吓他也就算了,没必要动真格的。”


那络腮胡子看了看胡姓老头,又瞪了瞪赵乘风,神色变幻了一阵之后,方才恨恨的点了点头:“小王八羔子,这次有胡老头替你说话,我就暂时放过你,下次别再犯到我手里,不然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顶用。”


赵乘风冷哼一声,显然没有将那络腮胡子的威胁放在眼里,但却没有再说什么,形式比人强,现在的他还没有底气和地方死磕到底。


“看什么看!好看么?都TMD干活!老子告诉你们这帮夯货,上午的工作进度要是完不成,今天谁也别想吃饭了!公司不养你们这样的废物!”一肚子怨气的络腮胡子,眼见收拾赵乘风是没指望了,只能冲着那群民工发泄,见众人纷纷埋头干活之后,方才悻悻离去。


见那络腮胡子离去,那胡姓老者长长的吁了口气之后,转身过身来打量着赵乘风。


而赵乘风也终于能见到这个帮助自己的老者的模样了。总的来说,这是第一个苍老的普通人,瘦小,干瘪是他的全部特征,脸上皮肤似乎如风干的橘子皮般,干枯,毫无生气,双眼浑浊,衣衫破旧,两只手上满满是发黄的老茧,很显然,这是一个饱经风霜,吃苦无数的老工人。


“小伙子!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气啊。我知道你不是干我们这一行的,也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你既然来了,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那胡姓老者打量了赵乘风一会之后,忽然开口说道,言语中满是规劝,“理智一点,你现在只是一条小胳膊,等你成长为粗大腿的时候,再来和他拧吧。”


胡姓老者的话,虽然有些庸俗和粗糙,但话中的内容却很是实用:稍稍收敛自己的脾气,在没有能力之前,先暂时忍耐。


“嗯。我明白了,谢谢您。”老者的话,赵乘风自然能听懂,他放下砖块,挣扎着站好身子,诚挚的向着老者感谢道。他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对他有恩的,他记在心里想法设法报答,跟他有仇的,他一定会加倍奉还。


“行了,行了。你就不用客气了。老头子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一次,今后的情况还要你自己去应对了,别像我这样……”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深深的看了赵乘风一眼之后,转身蹒跚着离开了。


赵乘风看着老者离开,眼中闪过一丝对老者身份的好奇,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就在他心中略作猜测的时候,那老者忽的停住脚步说道:


“对了,那家伙刚才让你干的活,一定要按时干完,不然他又要找你的麻烦了。下一次,他可能就不买我的帐了。”


言罢,缓缓离开。


“让我做的事?不就是搬砖么?”赵乘风看了看身边的砖堆,皱了皱眉。不过他倒不是嫌搬砖这活低贱,而是因为他的腿目前根本无法发力,站立着都比较困难,更别说是搬砖这样的体力活了。


正当他为此犯愁的时候,一个声音兀的在他脑海中响起:


“触发F级任务:搬砖。”

“触发F级任务:搬砖。”


“搬砖:初出茅庐的你,已经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民工学徒,现在请将你面前的板砖,搬运至指定地点,任务时间:2小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则获得100点工程值奖励。任务失败无惩罚。”


“这是什么?”赵乘风心里一惊,刚才这个声音就出现在他心里了,但是因为刚才和那络腮胡子的纠纷,暂时将疑问放在了一边,没想到一会之后这个声音再度出现在了自己耳边。


而且更加让他惊讶的是,自己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对话框,对话框中的内容就是这个任务,并且有着接受和拒绝两个的选项,如同的网络游戏中的任务文本一般。


“难道,我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那种机缘么?超级民工系统?真的像小说中写的一样,那么神奇强大么?”


反复的确认之后,赵乘风终于明白,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眼前的景象以及脑海中的声音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这种存在只有他自己能够察觉,其他人根本看不到。那个超级民工系统确实存在,就在他的脑海中。


在经过一番了解,以及与脑海中神秘的“超级民工系统”进行了简短的交流之后,赵乘风终于按下心头疑惑,接下了这个任务,虽然系统并没有告诉他太多的信息,但是他心中还是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类似网游的系统,他可以通过工作和任务来获得经验——也就是任务中所提到的工程值,只要他获得了足够多的工程值,便可以升级,进而提升自己。


而这里所谓的提升,便是自身属性的增长了。在民工系统中,属性被分成了体魄,学识,魅力,气运四个分类,每个都有各自不同的功用。


神奇的是,他能够如同玩游戏般,开启自己的属性面板。不过他的属性面板很简单,只有简单的几个数据,属性如下:


体魄:5点。


学识:13点。


魅力:10点。


气运:20点。


(10点是每一个属性基础点数,普通成年人的属性。)


对于自身的属性,赵乘风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他目前的体魄只有5点,仅仅是普通人的一半,但他相信这和自己的腿伤有关,一旦自己腿好了,他的体魄起码在12点以上。从小就饱经锻炼,做过了许多体力活的他,体魄绝对是杠杠的,扛个重物或跑个几千米什么的,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至于学识,就更不用多说了,品学兼优,被微软录取的他,学识之丰,超过普通人30%没有任何悬念。


魅力的10点,也在情理之中,普通人的数据,中规中矩。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自己的气运竟然有20点,足足是普通人的两倍。不过看他现在的境地,似乎根本对不起这20点的气运。


但这个问题他稍稍的纠结一会便释然了,能够得到“超级民工系统”这么神奇的东西,他也算是鸿运当头了,即便是在他已经深陷死地的情况下。


这些便是到目前为止,赵乘风了解到的全部情况了,再想多问,只换来那系统冷冰冰的一句“更多信息,请宿主自行摸索。”


数次询问无果,赵乘风无奈,只能暂时放弃,打算以后再来慢慢研究。随后他在脑海中重新梳理了一遍信息后,终于接下了任务。


“接受任务,计时开始,剩余时间:119分钟59秒。任务进度:0%。”


“这就开始了么?”赵乘风看了看不断减少的倒计时,感受着自己那处在缓慢恢复中,但依然剧痛的双腿,咬了咬牙,猛的弯下腰来,艰难的抱起几块搬砖,迈着踉跄的步子,拖着断腿,一点点的挪向目的地。


其实,需要搬运的地方并不远,也就80多米远,这样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分钟便能一个来回,没有任何困难,顶多是搬着砖块的手臂酸累一些。


但这个距离,对于如今赵乘风来说,就像是天堑一般难以跨越,仅仅只是几步下来,他的脸上便已经挂了汗珠,再加上工地上那泥泞的路,赵乘风此刻的感觉万分的煎熬,疼痛如烈火一般,不断的灼烧着他的神经。


一步,两步……十步……百步……


终于,用了近十分钟的时间,一点点向前挪动的他,方才抱着砖块,来到了目的地。此刻的他,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浸透,整个人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看起来很是凄惨。


但更糟的是,因为疼痛,他眼前的世界渐渐的模糊扭曲了起来,显然他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随时可能晕倒,更别说再次进行搬运。


“赵乘风!你要挺住!你决不能倒下,别忘了是谁将你害成这样!你要坚持,你要将这份痛苦十倍百倍的还给他!”赵乘风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用剧烈的疼痛来保持自己的情形,同时在心中不断的打气。


爱与恨,是这个世上最能给予人力量的情感,在愤恨与疼痛的支撑下,赵乘风终于让自己清醒了过来,他缓缓的弯下了腰,将手中的砖块放在了地上。


但随着这一放,一个忽然出现的状况,却让他诧异万分。只见被他放在地上的砖块,忽然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晕,随后光晕凝结成一个乳白色如米粒大的光点,以极快的速度钻入了他的眉心。


而就在他吃惊的同时,心中再度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搬运板砖5块,获得工程值5点。”


“任务进度提升,目前为:5%”


“普通的搬砖头也有经验?”赵乘风心中微微惊讶,细细思量一下便能理解:这就跟游戏是同一个道理,不光完成任务能够获得经验,平时的杀怪也是获取经验的主要途径,而在超级民工系统中,干活就相当于杀怪了。


想通了这一点的赵乘风,心中微微一喜,他打开自己的人物属性面板,果然发现多出了一个经验栏,上面显示了他升到2级所需的经验是100点。而目前已经有了5点,也就是说,只要他再搬19次,就能升级。并且能够完成任务,再获得100点工程值。想必那时,他距离3级也不会遥远了。


这个发现让他充满了希冀,靠着这个神奇的系统,他就能够不断的升级,强化自己。也许他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健康,摆脱现在的窘境,甚至更上层楼,成就一番作为,届时,他要让那个“少爷”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伤害我,欺辱我的人们,等着吧,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十倍,百倍的奉还的!不久后,我要让世界为我震惊!”

除了搬砖能够获得工程值之外,还有一件事,也是让赵乘风欣喜莫名的,他发现,那个如米粒般大小的光球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自己身上的痛苦竟然减少了几分,流失的体力竟然又回复了少许。


这个发现让他很是惊喜,有了这个特性,他每次的搬砖都能回复少许体力,那么他的耐力和持续能力将会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提高,这对于他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按照刚才的用时来看,他根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而现在,完成任务的几率则提高了不少。


心里有底的赵乘风,站起身子,忍住疼痛,用最快的速度向着砖堆而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每一秒钟都是宝贵的,他必须在这种效果消失以前尽可能的多搬砖,要知道,他现在的每一次劳动都是经验,都是他日后崛起报仇的资本,今后的他能够到达什么样的程度,都靠着这个神奇的系统了。


一趟……两趟……三趟……


赵乘风用尽自己的全力,拼命向着自己的目标迈进着,过程虽然痛苦,但看到那不断升起的光点,不断增加的经验,他都甘之如饴。原来痛苦万分的搬砖历程,此刻在他看来,竟然是一种享受。


“熊哥您看,那瘸子还真的在搬砖呢。没想到他拖着一条废腿,还挺卖力的啊!”


不远处,一个长相猥琐,獐头鼠目的年轻人,站在一个壮硕的络腮胡子身边,指着赵乘风谄媚的说道。


而他所说的熊哥,自然就是刚才和赵乘风起了冲突的络腮胡子了。那络腮胡子姓熊名三,和公司的某个高层有着一层拐十八个弯才能攀上的亲戚关系,手中掌管着这个小组工人们的工钱,算是小有权势。不过这家伙从来不干活,还经常的用着各种借口克扣着工人们的工钱,但因为他的“背景”,工人们敢怒不敢言,便在背地里称呼他为“狗熊”。


“嗯。”络腮胡子——也就是熊哥,淡淡的瞥了汗出如浆的赵乘风一眼,自鼻间憋出一声闷哼,“他若是不拼命干活,老子就让他三天没饭吃,看他还敢不敢嚣张。刚才若不是那半死不活的老鬼帮着他,老子早就狠狠的收拾他了。”


“哎呦,就这么个残废,哪还用得着熊哥您动手啊,下次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立马给您办得妥妥的,至于那老不死的,没有您的点头,我管他去死?先干那小残废一顿再说!”那年轻人一听,立刻将胸脯拍的山响。


“嗯。”熊哥没有答话,轻轻的点了点头,微微眯了眯眼睛,也不知道脑袋里在转着什么样的念头。


“熊哥,您抽烟。”那猥琐的年轻人见状连忙给熊哥点上一支烟,嬉笑着问道,“熊哥啊,我就弄不明白了,咱小组为什么要弄这么个残废的过来啊?你看他搬几块砖头都要死要活的,能有什么用,帮不上忙不说,还要浪费咱组里的伙食费。”


“你懂个P!”那熊哥接过烟,大力的抽了一口,美美的吐出一个烟圈,不屑的瞄了那年轻人一眼,“不过这事不是你该操心的,不该你问的别问,这是上头的安排。”


“嘿嘿,熊哥您也知道,我三狗子没啥缺点,就是好奇心重,这有事闹不明白,心里烦得慌。”那猥琐年轻人也不着恼,他凑近熊哥马屁如潮,“我知道您是手眼通天的人物,知道的肯定比一般人都要多,您要是知道些什么,就请您念在我对您忠心耿耿的份上,可怜可怜我,开开金口,跟我透露这么一小点,也好让我这样的土鳖开开眼界。”


这三狗子倒是这个民工小组里少有的知识分子,上过几年学,虽然没能初中毕业,但说起话来比一般的工人顺耳多了,这几句话一说,着实让这熊哥受用不已。


熊哥满意的点了点头,稍稍沉吟一下,轻声开口:“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据说,这小子是董事长亲自派人送过来的。”


“董事长?”三狗子闻言顿时有些茫然,“哪个董事长?”


“你TM傻了,我们这里还有第二个董事长么?”熊哥闻言瞪了瞪三狗子,冷声喝道,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嘶!你是说……我们,集团的董事长?”三狗子挨了一巴掌,立刻清醒了过来,倒抽一口凉气,圆睁着死鱼眼,不可置信的盯着赵乘风,“那瘸子竟然和董事长有关系,难怪,难怪,那死老头子要帮他了。”


在他的观念中,他们建筑公司的董事长,那可真就是十八层天外的人物了,是他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甚至他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而现在,眼前的这个如同烂泥一般低贱的瘸子,居然和董事长扯上了关系,这让惊骇莫名,仿佛是见到了一坨狗屎忽然生出了一对翅膀,从他眼前飞走一般。


“NND,看你那怂样!”熊哥见到三狗子的表情,一脸的鄙夷,“就算他和董事长扯上了关系,那也是对立的,看把你吓得!头都要缩到屁股里去了!”


“嘿,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只是惊讶而已。”三狗子讪笑几声,不迭的否认着,极力的掩饰着刚才那一瞬间,他对赵乘风流露出来的惊惧。


“回头找几个人,给我盯着他,不能让他好过。他诺是好过了,我就让你不好过。”那熊哥再度瞪了三狗子一眼,随后向他吩咐着。


“好咧,熊哥您放心,我三狗办事,一向是最牢靠的。”三狗连忙拍着胸脯应和着。在他看来,这么个瘸子,他三狗子一根小拇指就能戳死,要对付他,那简直就放屁一样简单。


而且,那瘸子极有可能是得罪了董事长,所以才被这么整治。也就是说,让他不爽,那很有可能董事长就爽了。如果董事长一爽,那么他三狗子,就很有可能飞黄腾达了。心思活泛的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件事背后的机遇,所以对于熊哥的要求,他是真心实意的答应着。


“唔,对了,我前两天让你交代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那熊哥点了点头,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问道。


“熊哥您交代的事,我敢会怠慢?”三狗一听熊哥这么问,立刻来了精神,他挺了挺胸脯,显得很是牛气,“都给您准备好了,就等您下午的时候大出风头了。”


“哦?哈哈!那就好!那就好,万一这事真要是成了,你算是头功!”熊哥闻言眼神一亮,开心的拍着三狗子的肩膀,夸赞着。


三狗连声谦虚着,并不断的奉承着熊哥,直将他逗得哈哈之乐,仿佛真的遇到了什么好事一般。乐不可支的熊哥却没有看到三狗子嘴角边那一抹不屑的笑容:


那般天仙似的人儿,也是你这样的狗熊能够高攀的?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