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区 >终于承认了!网红店雇人排队被曝光,日薪、暗号、道具,戏真足…

终于承认了!网红店雇人排队被曝光,日薪、暗号、道具,戏真足…

揭职院外语系2021-04-27 14:47:04

文章转自广东共青团


又一网红店套路被曝光!




有一家挂着“鲍师傅”招牌的糕点店

几乎每天门前都是数十米“长龙”

长队简直“令人窒息”




当心,你可能被“忽悠”了!


经过连日观察暗访,记者结识了该店组织“充场”活动的徐工头,混入“充场”流程。



该“充场”活动的微信群


19日8时许,记者来到约定地点,一天的当“托”之旅开始了…


9时30分,该店门前只有寥寥几人,工头迅速招呼大家开始排队,将“信物”半张扑克牌交给记者,记者则自己拿出一张百元钞票对折在一起,将半张扑克牌夹在中间。



排到窗口前,记者将夹有扑克的100元现金伸进窗口,只见工作人员熟练地将钞票与扑克牌一同捏住,什么也没问,直接拿出纸质包袋,装了3盒子糕点交给记者。



工头在一旁等待,看到人出来后就示意跟着他走,进了一间办公室。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在小本子上统计下每人的排队次数,再将手中的糕点换成100元和扑克牌



同时,该中年男子还用对讲机呼叫店里的工作人员,上楼将糕点搬回店内。




购买、兑换、再排队,还不能交头接耳,一旦发现扣掉全部工资…在当天体验“充场”的12个小时内,这样的排队流程反反复复操作了10次,一天下来薪资为90元。


谁在当充场排队演员?

学生、退休老人,还有“专业托”


两天的排队时间,记者认识了一些“同事”。


香肠店碰到的王同学是在校大学生,常出来做兼职,当天是和两位同学一起来的。他称,挣些外快蛮不错,而且还很有意思。“上次一家火锅店需要充场,我和几个同学就去了,不花钱免费吃,而且还有钱拿。”


工头在“充场”群内发布任务信息。聊天截图


陈先生60多岁了,第一次参加充场。“老伴经常参加这些,说是只用站队就可挣钱,闲着也是闲着,就跟着来了。不过还真不轻松,大太阳下一站就是几十分钟,而且还要不停轮回。”


女士安安(化名)没有工作,她家住江汉路附近,周边的兼职信息她基本都能收到,因为“排队托”有圈子,而她是这个圈子里的“老人”。


她翻开手机,微信里有数十个兼职群,一刷不见底,而且她自己还专门组建了多个兼职群,“这些都是资源。”


“不能让人看出你是‘托’!”


18日,“文和友大香肠”充场现场对接的许工头,在光谷一家人力中介上班,他称这笔单子亏了,“如果不是朋友委托,根本不会接”。


记者:为什么觉得亏了呢?

许工头:这单子太小了,才10个人,每人抽成10元,也就100元。而我大老远从光谷赶来,在这耗了一下午,肯定亏了呀!


记者:什么样的单子才是大单子?

许工头:房地产看房(那些看似热抢的房都是套路)、大型公司活动、商场活动、演讲充场等要的人很多,一次几百人的也有,抽成也高。我一般做的单子最少也得50人。


记者:大单子怎么弄到呢?

许工头:我们是专业的人力中介,客户可以直接在网站上找到我们,还有老客户和朋友介绍、自己发掘等渠道。商家开展活动需要人气,需求很大。有些奶茶店和糕点店,每天会请人充场,特别是节假日,最少也要30个人起步,一天光花在充场的成本就有近万元。


19日,在招牌显示为“鲍师傅”的糕点店门前,一名专门负责“拉单子”的陈姓工头认为,最主要的就是要有“职业道德”,他更希望招学生参与。


记者:干这行多久了?

陈工头:有几年了,自己也充过场,慢慢有了资源,就决定自己做。我和这个店的老板合作3年了。


记者:充场有没有窍门?

陈工头:最重要是要有“职业道德”,老板花钱买你时间,你拿时间换老板钱,在队列里聊天,被我发现,要扣工资。要诚信,不能接了我的工作,第二天却不来了。


记者:我做了一天,感觉也不容易啊!

陈工头:那当然,“充场”就跟演员是一样的,你演的就是顾客。不能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托”。一定要机灵,排队人少的时候,就多排几次。点单时不要直接就把钱一交完事,应该和普通客人一样,看下商品单,和服务员咨询产品情况。排队人多时,看到自己后面好几位不是“自己人”,都是真的顾客,就想个办法撤离,比如假装接电话等,一定要自然。


工商部门介入调查


22日上午,记者来到武汉市江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二工商所。分管副所长介绍,江汉路地铁站d出口附近挂“鲍师傅”招牌的糕点店属于他们所辖区。在看到相关报道后,所里立即开会采取行动,并通知该店相关负责人到所里接受询问调查,目前该线索正在调查中。记者已将相关证据提交。


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也已介入调查。


22日上午,记者来到这家“鲍师傅”门前,没有人在排队:



而到了中午,门前又排起了队伍:



涉事门店承认雇托排队


22日中午12时20分,涉事店面所属的公司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新浪官方微博@鲍师傅总部 就此事在网上发布道歉声明,表示对上述店面开业初期为了店面宣传雇人排队一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同时表示:“只是这一家店的行为,不代表其他店。”



“网红店”雇人排队不鲜见


其实,去年7月,记者也曾卧底调查发现,位于广州石牌桥的三大网红快饮店之一MOLE CHHA奶茶店涉嫌雇人排队,营造“虚假繁荣”场面。当天,该店疑雇了90多人轮流排队,领队给兼职排队人员每人发一枚骰子,作为“托”和奶茶店收银员之间的暗号。


当时,记者接到爆料,称周末在广州石牌桥附近需要大量排队兼职,并有兼职群二维码。记者入群后成功报名,最后群内固定有100号人,并陆续有新人进来。


据群友告知,消息发出来半个小时就满额了。工作要求也相对较严苛,要求18-40岁且必须带身份证。


“托儿”通过一个软件打卡上班


该店相关负责人在回应记者询问时称,他们的店虽然刚开,但不需要雇人排队。不过,有餐饮业分析师告诉记者,餐饮店尤其是茶饮店雇人排队是业内潜规则。


而对于收证件这一做法,领队解释称是以证件清点人数,结算工资。而一名有经验的同行托友则告诉记者,这是为了防止兼职半途不干了。另一个群主则在拍了一张兼职人员的集体大合照后离开。


领队收集“托儿”的身份证



相关律师认为,此种行为应该属于欺诈。对于雇“托”排队这种失信行为的处理,国家工商总局《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销售诱导,否则,可依照相关法规予以处罚。,。



- THE END -

来源:长江日报、南方都市报等

文章转自广东共青团


又一网红店套路被曝光!




有一家挂着“鲍师傅”招牌的糕点店

几乎每天门前都是数十米“长龙”

长队简直“令人窒息”




当心,你可能被“忽悠”了!


经过连日观察暗访,记者结识了该店组织“充场”活动的徐工头,混入“充场”流程。



该“充场”活动的微信群


19日8时许,记者来到约定地点,一天的当“托”之旅开始了…


9时30分,该店门前只有寥寥几人,工头迅速招呼大家开始排队,将“信物”半张扑克牌交给记者,记者则自己拿出一张百元钞票对折在一起,将半张扑克牌夹在中间。



排到窗口前,记者将夹有扑克的100元现金伸进窗口,只见工作人员熟练地将钞票与扑克牌一同捏住,什么也没问,直接拿出纸质包袋,装了3盒子糕点交给记者。



工头在一旁等待,看到人出来后就示意跟着他走,进了一间办公室。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在小本子上统计下每人的排队次数,再将手中的糕点换成100元和扑克牌



同时,该中年男子还用对讲机呼叫店里的工作人员,上楼将糕点搬回店内。




购买、兑换、再排队,还不能交头接耳,一旦发现扣掉全部工资…在当天体验“充场”的12个小时内,这样的排队流程反反复复操作了10次,一天下来薪资为90元。


谁在当充场排队演员?

学生、退休老人,还有“专业托”


两天的排队时间,记者认识了一些“同事”。


香肠店碰到的王同学是在校大学生,常出来做兼职,当天是和两位同学一起来的。他称,挣些外快蛮不错,而且还很有意思。“上次一家火锅店需要充场,我和几个同学就去了,不花钱免费吃,而且还有钱拿。”


工头在“充场”群内发布任务信息。聊天截图


陈先生60多岁了,第一次参加充场。“老伴经常参加这些,说是只用站队就可挣钱,闲着也是闲着,就跟着来了。不过还真不轻松,大太阳下一站就是几十分钟,而且还要不停轮回。”


女士安安(化名)没有工作,她家住江汉路附近,周边的兼职信息她基本都能收到,因为“排队托”有圈子,而她是这个圈子里的“老人”。


她翻开手机,微信里有数十个兼职群,一刷不见底,而且她自己还专门组建了多个兼职群,“这些都是资源。”


“不能让人看出你是‘托’!”


18日,“文和友大香肠”充场现场对接的许工头,在光谷一家人力中介上班,他称这笔单子亏了,“如果不是朋友委托,根本不会接”。


记者:为什么觉得亏了呢?

许工头:这单子太小了,才10个人,每人抽成10元,也就100元。而我大老远从光谷赶来,在这耗了一下午,肯定亏了呀!


记者:什么样的单子才是大单子?

许工头:房地产看房(那些看似热抢的房都是套路)、大型公司活动、商场活动、演讲充场等要的人很多,一次几百人的也有,抽成也高。我一般做的单子最少也得50人。


记者:大单子怎么弄到呢?

许工头:我们是专业的人力中介,客户可以直接在网站上找到我们,还有老客户和朋友介绍、自己发掘等渠道。商家开展活动需要人气,需求很大。有些奶茶店和糕点店,每天会请人充场,特别是节假日,最少也要30个人起步,一天光花在充场的成本就有近万元。


19日,在招牌显示为“鲍师傅”的糕点店门前,一名专门负责“拉单子”的陈姓工头认为,最主要的就是要有“职业道德”,他更希望招学生参与。


记者:干这行多久了?

陈工头:有几年了,自己也充过场,慢慢有了资源,就决定自己做。我和这个店的老板合作3年了。


记者:充场有没有窍门?

陈工头:最重要是要有“职业道德”,老板花钱买你时间,你拿时间换老板钱,在队列里聊天,被我发现,要扣工资。要诚信,不能接了我的工作,第二天却不来了。


记者:我做了一天,感觉也不容易啊!

陈工头:那当然,“充场”就跟演员是一样的,你演的就是顾客。不能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托”。一定要机灵,排队人少的时候,就多排几次。点单时不要直接就把钱一交完事,应该和普通客人一样,看下商品单,和服务员咨询产品情况。排队人多时,看到自己后面好几位不是“自己人”,都是真的顾客,就想个办法撤离,比如假装接电话等,一定要自然。


工商部门介入调查


22日上午,记者来到武汉市江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二工商所。分管副所长介绍,江汉路地铁站d出口附近挂“鲍师傅”招牌的糕点店属于他们所辖区。在看到相关报道后,所里立即开会采取行动,并通知该店相关负责人到所里接受询问调查,目前该线索正在调查中。记者已将相关证据提交。


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也已介入调查。


22日上午,记者来到这家“鲍师傅”门前,没有人在排队:



而到了中午,门前又排起了队伍:



涉事门店承认雇托排队


22日中午12时20分,涉事店面所属的公司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新浪官方微博@鲍师傅总部 就此事在网上发布道歉声明,表示对上述店面开业初期为了店面宣传雇人排队一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同时表示:“只是这一家店的行为,不代表其他店。”



“网红店”雇人排队不鲜见


其实,去年7月,记者也曾卧底调查发现,位于广州石牌桥的三大网红快饮店之一MOLE CHHA奶茶店涉嫌雇人排队,营造“虚假繁荣”场面。当天,该店疑雇了90多人轮流排队,领队给兼职排队人员每人发一枚骰子,作为“托”和奶茶店收银员之间的暗号。


当时,记者接到爆料,称周末在广州石牌桥附近需要大量排队兼职,并有兼职群二维码。记者入群后成功报名,最后群内固定有100号人,并陆续有新人进来。


据群友告知,消息发出来半个小时就满额了。工作要求也相对较严苛,要求18-40岁且必须带身份证。


“托儿”通过一个软件打卡上班


该店相关负责人在回应记者询问时称,他们的店虽然刚开,但不需要雇人排队。不过,有餐饮业分析师告诉记者,餐饮店尤其是茶饮店雇人排队是业内潜规则。


而对于收证件这一做法,领队解释称是以证件清点人数,结算工资。而一名有经验的同行托友则告诉记者,这是为了防止兼职半途不干了。另一个群主则在拍了一张兼职人员的集体大合照后离开。


领队收集“托儿”的身份证



相关律师认为,此种行为应该属于欺诈。对于雇“托”排队这种失信行为的处理,国家工商总局《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销售诱导,否则,可依照相关法规予以处罚。,。



- THE END -

来源:长江日报、南方都市报等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