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区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Gghosts2021-02-24 09:05:45







周末,鄭佳璐習慣性一個人待在家。她把一大堆很久沒穿過的衣服裝進集裝箱,打算把它們寄到山區去 也算是做一件善事了。


她不常整理她雜七雜八的東西,所以時間久了之後,桌面會被許多東西堆得滿滿當當,抽屜裡面也會藏著不少她隨手塞進去的東西,而它們當中的大部分又是那種不舍得扔掉但留著又沒有用處的東西。


鄭佳璐剛剛在找膠帶的過程中,無意中看到了她去找他時的火車票,以及兩張折疊在一起但文字已經幾近褪去的電影票。


她停下翻找的動作 眼神停留在了那兩張電影票上,過去的記憶劈頭蓋臉的砸向她。鄭佳璐的生活里面散落著一些他,它們具象化成這些零碎的細節。而鄭佳璐的生命里面散落的另一些他,則變成了此刻她腦袋里面關於他清晰的影像,她耳朵旁邊他特別的聲音,以及她沒有刻意也無法控制的許多聯想。


記憶中 鄭佳璐發現自己這一生做過所有的羞恥又美妙的事情,都是和那個人一起。而如今 它們全部都變成了絕口不提...



她想到那個和他第一次去看電影的夜晚,看的是恐怖片。當時影院里的人都被驚悚的畫面吓得屏住了呼吸,只有他們兩個人一直笑著在數落電影里的“鬼”扮相實在是太難看。

也依然清晰記得電影結束後,他們打算一起吃個飯再回家。


吃飯的餐廳是一個裝潢很棒的地方,鄭佳璐提議拍照紀念。她和他都不太會擺姿勢,來來去去都是那麼幾個笨笨的樣子,不過沒關係,笨也很開心。他們甚至過分到拿隔壁餐桌的紙巾盒來找角度,而服務員上菜的時候手機正好在倒數5秒鐘。在這史上最漫長的5秒鐘里面,服務員在旁邊僵住,而鄭佳璐和他則在鏡頭面前僵住。

拍了無數次之後,鄭佳璐問他,我們這樣別人會不會覺得很蠢啊?他說,不要管他們怎麼想,我們自己開心就好了。


回想起來,鄭佳璐覺得明明這種事情對她來說無比尷尬羞恥,而且她根本就是一個非常在意旁人眼光的人,但是在那一刻里面,她是真的一點也不覺得難堪,她只在忙著被快樂沖昏頭腦。她本來想問問自己為什麼,後來想還是不了。


鄭佳璐想不起具體是哪天哪個餐廳了,畢竟他們分開很久了,時間越長對記憶中的一些事越拿不清。不知道是她篡改了記憶還是記憶篡改了她。只不過那個美好的瞬間真的會一直珍藏,某個時刻 突然蹦出來,讓人感慨:我們曾有過那麼好的時候呢

她關上抽屜,用膠帶很快把地板上的集裝箱粘好 一個人吃力的抱著它出了門。





如果是五年前,有人跟王槐說人生就是一個不斷拼命的旅程 他一定會嗤之以鼻。可是現在的他不得不承認這點,是什麼時候開始 連周末 他都不肯放自己好好休息一下了呢?他端著一杯速溶咖啡踏出咖啡店的門。


坐上車之後,他習慣性低頭看時間 然後才發現原來因為出門太急,把手錶忘在了洗漱台。一瞥見左手上那個因為長期佩戴手表而留下來的印子,就又突然想到了久遠的以前,想起了她。


他苦笑了起來 歎息著搖搖頭,他想他還是需要承認,那些對外宣稱早就忘記了的事情,其實也會時常記起。


想到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有認識多久,因為無聊 所以蠢到在晚上一起去爬山,然後被蚊子咬得很慘。


他記得那晚她說她有些怕,他說我在。


他記得那晚他們很幸運,看到了城市里飛出的煙火,一簇一簇綻放在空中,雖然不夠多,但真的已經算美了。而當時的她則不會知道,在那個瞬間里,那個站在她身邊的王槐,是真的以為世界上的愛只有一種溫度,那便是山間夏天的悶熱,也是真的以為愛只有一種快樂,那便是登頂之後的煙火和風。


王槐記得 他說“今天真開心啊,真想時間就停在這里”

身邊的女生說“也不是不可以”

話一講完就跑去便利店里面問老板借來筆。“你的手借我用一下,眼睛閉好”像是一種命令

一分鐘不到,她又命令王槐“好了 睜開”

然後王槐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左手被畫了一塊非常丑的手表,時間定格在22:15


王槐堵在擁擠的公路中央,腦海里的回憶停止了。他把電台里的音樂調到最大聲,跟著旋律 他在想儘管最後她仍然還是和那個被水一洗就消失不見的手表一樣,不在他身旁了。但是,他從未後悔過當時把手借給那個女生。





鄭佳璐抱著集裝箱走在去郵政局的路上,箱子很大擋住她的視線 這使她走得很緩慢,也給路上的行人們帶來了很多不便。她有點後悔沒有開車出門,這條每天都走的路 今天好像被無限延長了。


王槐把車停在shoppingmall的地下停車場之後 步行去找今天約的客戶,本來就因為堵車晚到了 偏偏面前還有個抱著集裝箱的女生擋住自己的路。他焦急的看著手機上的時間,終於忍不住開口“這位小姐 不好意思 我趕時間 可以麻煩你先讓我過一下嗎”


鄭佳璐停下沉重的腳步,意識到這個聲音似乎是在說自己。她轉過身 集裝箱撞到王槐左手的咖啡 很快集裝箱的一個邊角被浸濕,鄭佳璐瞪大了眼睛 一股惱意升到腦門。王槐看到自己衣服上濺到的咖啡漬,也很不開心。


鄭佳璐深呼吸了一口氣,抬起頭看向面前這個人。王槐也把視線從衣服上移開 轉而望向對面這個“罪魁禍首”


當鄭佳璐看到王槐的那一刻,她不自覺地後退了半步,她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也許我以後會按照家里的意願,移民國外。

也許我以後會發生很多意料之外的事。

也許我以後會碰上我感覺不錯的男孩子。

但是我知道,這都比不上這麼一天。這個在我夢里反反復復出現過的,我們重逢的這一天


"佳璐?" 王槐有些驚訝的問道。

聽到對方不確定的語氣,鄭佳璐有些尷尬,隨即點了點頭。

"好久不見"她說

"是挺久沒見了,這些年你在哪呢?一直沒你的消息"

"去北京待了五年,半年前剛回來"

就像很久沒見的普通朋友一樣,他們寒暄了幾句。

王槐打開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從錢包裡拿出一張名片。

"佳璐,我還有點事,你有空了聯繫我,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

鄭佳璐看著面前伸過來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

"好的"

兩人就這麼匆匆忙忙地又分開了,就像剛剛那短短的幾分鐘只是一場夢一樣。





周末的郵局還是挺多人的,鄭佳璐需要排隊等侯,她把手伸進口袋裡,摸到了剛剛王槐留的名片,她拿出來仔細看了發現,王槐現在是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的高層曾經的夢想,看來他實現了。


她手裡緊緊攥著那張名片,腦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憶著剛剛的畫面,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把名片重新放回口袋。


晚上八點,王槐忙完工作回到家。

“回來啦,快洗手吃飯吧”廚房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聽到熟悉的聲音,王槐臉上浮現出笑容。

“姐,你怎麼來了”

“今天你生日啊,說了多少次了,工作不要那麼拼”

王槐洗了手來到餐廳,發現桌上有一個禮物盒,他一邊拿起來打量一邊說,“姐,今年你又買了什麼?”

“手錶,你快拆開看看喜不喜歡”

“喜歡,比你去年送我的那枚戒指好看多了”說著王槐舉起左手晃了晃

“姐,我能把這枚戒指摘了嗎?好多人都以為我結婚了”

“行行行”

 

吃過飯的王槐來到書房,打開一份文件夾,今天他接下了一座小島的單子,他很開心。

“佳璐,我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

他看著桌上和鄭佳璐在荒島前的合照自說自話道

隨即他又想到今天見到她的場景,他猜她情緒不佳,又或者她本來就是這樣。關於她,他能知道什麼呢?

 

鄭佳璐走在回家的路上,路邊有流浪歌手在自彈自唱,歌聲吸引了她。

她想到,曾經王槐對她唱過這首歌。


她又想起了口袋里的名片,她拿出那張被自己反復捏的有些皺褶的名片,想起白天王槐遞過名片的手上戴著一枚顯眼的戒指。


她自嘲的笑了笑,對於自己一直以來的念念不忘,她心生羞愧。


今天的一切,潮潤的空氣,不疾不徐的陽光,還有終於慢下來的腳步,許久沒聽到的歌聲,都帶著化解的意味,讓鄭佳璐想到一個詞叫做無疾而終。無疾而終多麼好,能親手終結一段生活多麼好,開端令人恐懼,而終結讓人幸福,這些年,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這句話害得她好苦。


想到這裡,她把那張名片扔到了路邊的垃圾桶里,繼續向前走去。



(完)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