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想离开所有的地方,不管下一站是什么”

少年巴比伦2021-06-06 09:27:53

好久不见,各位。

这个公众号的发起,源于90后这一批人对QQ的离弃,最直接的原因是我已经从2014年开始,放弃了在QQ空间写东西。总要有个出口,微信公众号提供了这个可能。我并不喜欢微信,微信这种生活方式,很糟糕,这个改天再说。当然,初衷是以我为主,写一写,聊一聊。后来跟几个朋友商议,二姐写一点生活类的,可杨写一点与音乐、歌词背后相关的故事,老沙写一点他奇幻的旅程,小史写一点或者干脆给我们唱一唱,小冯写一点她奇奇怪怪的小想法,把这个公众号变成一个多样性、无主题、好玩、有趣,让人感受到温暖的地方。以上是愿景。后来二姐和我零散写一点,再后来,我自己写一点,最后我也好久没写了,这个公众号就荒了。也并没什么不好,大家好好生活,这才重要。最近我决定把它捡起来,写一写,聊一聊,没什么愿景,没什么期许。聊到哪算到哪儿。

说到愿景,我得说说我之前另一个愿景。作为一个播客听众,第一次听《IT公论》,那时候Rio和李如一如胶似漆(如今李老师结婚了),我也被李老师迷住了。后来李老师开播《一天世界》,视角包括科技、艺术、音乐、建筑等领域,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当然作为艺术家的李老师,最近也好久没更新了……艺术家嘛……但是这也毫不影响李老师在我心中作为最有深度的科技人文领域的老师。有点跑题。我的网友舒克同学,我俩当时准备做一档播客。播客的名字叫“NICE TALK”,Title是“一档秉持好好说话的聊天类节目”,内容不限,题材不限,就是俩人聊天,没什么远大目标,聊天嘛。然后开始准备工作。舒克做好了我们播客的Logo,我还挺喜欢。我也决定跟随他,把贝塔作为我的艺名。然后是关于播客录制、上传、存储、发布、剪辑方面的工作。去YouTube上基本学了个123,准备用Skype通话然后录音,剪辑的话我俩准备简单做做降噪之类就OK。然后是搭建我们自己的网站,用WordPress做,设计上是他做。我去把域名给买了,去GoDaddy买的,反正买了一通,在地址栏输入“nicetalk.com”直接进入我们的网站。一切看起来完美,就差主菜了。但是俩人不约而同地感觉自己已经完成了工作,此事没了下文。

YouTube是一个神奇的网站,我把它当成自己的老师用,遇到啥不会的,直接搜“how to…”,简直不能更好用。视频资源我就不说了,我是好几年都没看过优酷了,上次看这网站,差点把我电脑干掉,还在跑flash,内存瞬间爆炸,建议喜欢看视频的同学,去看看YouTube,用完你就不想回头吃屎了,真的。也顺手推荐一些频道,科技方面的比如Marques BrownleeTheVergeUnbox Therapy,无论从制作水准还是评测深度,都值得一看。Vlog那肯定是CaseyNeistat了,最近他发起的368计划,每天更新Vlog,单从剪辑工作量来看,都是让人颤抖的。公司方面推荐下GoogleTeslaApple的一些广告,尤其是谷歌,看完人家做的事情,就感觉自己整天都在干啥???搞笑的推荐 Awkward Puppets,一个爱喝酒的讨厌妻子的玩偶

前几天微博网友曝出《爱情公寓》抄袭老友记、生活大爆炸、乔伊传、老爸老妈罗曼史等众多美剧,被一群网友评论说“我不管它抄袭什么什么,我是一集一集看过来的,我觉着非常好看,我不在乎他抄袭……”,针对这些评论,翻译一下就是“我知道我吃的是屎,但我不在乎,我觉着好吃就行,你管不着”。后来爱情公寓官方微博发了一条讽刺的微博,大意是谁没抄啊,我抄咋了?我已经感觉到了恶心。我们的文化自信就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选择做个不自信的中国人,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慢不要紧,但不能走捷径,不能违反规则,这是底线。

最近看路内的新书《十七岁的轻骑兵》,封面写道“记忆和虚构叠加成另一个平行空间,尽管写了八年,一晚上也就读完了。”我外甥也是一晚上读完,他说很伤感,四十个胡闹青年,一夜之间,全都长大了。张定浩说“路内明了自己是在写一些恒久动人的东西,它们和泪水有关,但他并不会直接去书写泪水,而是侧身去描摹那些被泪水烧灼过的青春和花朵。”

 

“所有人都想离开所有的地方,不管下一站是什么”

  保重。


Copyright ©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