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故事】“经常饭吃到一半就出发了”

白银司法2021-06-04 15:22:16

“经常饭吃到一半就出发了”

图为丘洪权(右)和苗旺正在清理事故现场。  
法制日报通讯员 何志林 摄
 □ 法制日报记者 邓新建  □ 《法制与新闻》记者 邓 君  □ 法制日报通讯员 王冠国

    “你们来采访,我们才能坐下来喝杯茶。”3月29日早上8点15分,值班民警丘洪权检查完出勤装备,在等待警情和事故处理的间隙,来到中队长办公室,一边沏茶,一边和《法制日报》记者聊了起来。

    丘洪权是广东省梅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大队事故处理中队民警,与他搭档的是两年前从部队转业来的徒弟苗旺。

    茶还没喝完,两拨准备调解的当事人都到了。丘洪权告诉记者,与派出所接处警不同,交通事故处理采取的方式是“谁接的案子谁负责到底”。于是,他俩各自忙活开了,一边与群众沟通,一边找来相关文书做好记录。

    第一宗调解还没做完,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迎宾馆路口发生一起小汽车与摩托车相撞事故。”

    两人立即穿戴好执法记录仪,同时安抚等待调解的群众:“不好意思,处警后马上回来啊。”

    9点07分,丘洪权等二人抵达事故现场。只见一辆小汽车斜停在马路中央,一辆机油泄漏的摩托车倒在地上,头盔飞到了两米开外,零部件散落一地。摩托车女车主侧身坐在马路上,左手撑地,表情痛苦。

    苗旺下车一路小跑来到伤者身边,半蹲下关切地询问:“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在确定伤者意识清楚,

    又经医护人员察看后,苗旺协助医生把伤者送上了救护车。随后,师徒二人默契配合展开工作,检查司机证件、现场勘验、拍照固定证据等。

    就在苗旺认真画着现场图时,呼叫器又响了起来,不远处的梅州大桥往梅塘东路路段发生一起两车碰撞交通事故。“好的,收到了,我忙完就过去。”

    勘验结束后,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和交通拯救车也相继赶到。办好交接,苗旺还不忘留下伤者的联系方式,并叮嘱肇事司机:“你最好到医院去看看,垫付些医药费表示一下心意。”

    苗旺告诉记者,这并不是处警的规定动作。“肇事方去看看伤者,安抚伤者,协商起来好调解处理。”

    下一步工作怎么安排?丘洪权说:“办公室还有一堆人等着,不能把人晾在那儿。如果梅州大桥的事故还没有解决,咱就兵分两路。”

    苗旺赶紧拨通值班室电话,得知梅州大桥事故已协商处理完毕。两人庆幸没有扑空,一起回到办公室。

    9点44分,一位绑着护腰的大姐挤到丘洪权的办公桌前。这是骑摩托车时被汽车碰倒在地的李姐,此前已经和对方达成初步调解意向,但又改了主意:“我经常下乡干活,耽误了这些天,赔偿三千五怎么够?得多加三千!”

    肇事的司机小张脸色瞬间煞白:“可是我一个月也不过才两千多元工资啊。”言下之意是“我已经尽力了”。

    “我没住院,已经帮你省了不少钱啦。”“医生也建议可以不住院呢!”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火药味渐浓。

    丘洪权一边核对信息,一边使出“杀手锏”:“李姐,你的驾驶证没有年审已经被注销很久了呢,这相当于无证驾驶。”

    李姐自知理亏,沉默半晌缓缓开口:“那好吧,钱怎么给?”

    话已至此,丘洪权长舒一口气:“一会儿他直接给您。”

    “调解是门艺术,尽量让群众案结事了。当然,也常常遇到当事人对赔偿期待值太高,曾经有人撕破脸称‘没有一万不要跟我讲’。实在无法调解的只能发出《事故责任书》,引导当事人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丘洪权说。

    11时许,正在处理交通事故的两个市民僵持了起来,黄先生愁眉不展,张先生忧心忡忡。原因是黄先生未满18周岁的儿子驾驶摩托车,将张母撞倒造成骨折。

    考虑到张母的核磁共振结果尚未出来,而小黄在上学,丘洪权遂与双方当事人商量:“你们周六再领着孩子过来处理吧。”

    黄先生疑惑地一怔:“你们周六也上班吗?”

    “我们周五夜班,下班后等你们吧。”原本夜班后该休息的丘洪权又给自己安排了加班。

    在日均几十宗警情的常态下,这是一个警情“少得出奇”的上午,虽说中途电话响起过几次,但都是一些能快速处理的小案。

    “上下班时段才是事故高峰期,经常饭吃到一半就出发了。”丘洪权满怀期待,“也许今天咱们能吃个安稳的中饭。”

    “穿上这身制服,立刻责任加身。什么苦累委屈,都是从事这个职业必须要承受的。”苗旺双手合十:“真心希望天下无事故,人人都平安。”


Copyright ©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