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下

杂谈要闻2021-06-06 16:15:27

  只是如今竟然又要写?

  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纸张。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我站在海角天涯

  听见土壤萌芽

  等待昙花再开

  ……

  词很简单,初次看的时候甚至不觉得有什么感觉,只是读了两遍开始有种特殊的感觉。

  这是一首专门为女子写的歌。

  只是写的人还没停下,随即便是音符。

  这是……

  在作曲?

  杨飞飞一惊,满脸震撼,随着敲击,节奏出来了。

  兴许是有些激动,她挥挥手,很快便有人拿来了吉他。

  时间波动琴弦,迷离而妖娆的音乐随即响起。

  陈安歌听到琴声,抬头看了眼她,继续低头书写。

  毕竟是第一次见到曲子,太生了,而且陈安歌写的简单。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喝了口果汁,很随意的把纸张推到杨飞飞面前:“恩,写好了!”

  杨飞飞闻言如获似宝,眼神落在纸上,再也挪不开了。

  ……

  把方华留给年华

  彼岸没有灯塔

  我依然张望着

  天黑刷白了头发

  ……

  “很美的词。”

  白莲花看不懂曲谱,但看得懂词。

  能不美吗?

  这可是大才子林夕的词。

  虽然很短很简单,但却很有深度。

  林夕加王菲,再加张亚东,简直是华语巅峰组合。

  “叫什么?”

  “彼岸花!”

  “彼岸花,彼岸花……”

  杨飞飞喃喃自语:“曼陀沙华!”

  陈安歌每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心中总会无缘无故的生出一股惆怅。

  直到寻龙里面的彼岸花出现。

  “其实就是红花石蒜!”

  陈安歌突然说了一句。

  杨飞飞神色一凝,差点就气得暴走拿起果汁泼脸了,但一想到词曲是陈安歌拿出来的。

  她就很努力的忍住了。

  但还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陈安歌,恨不得把他放倒狠狠揍一顿。

  红花石蒜!

  太毁气氛了。

  多么凄美动人,尤其是那句‘彼岸没有灯塔,我依然张望着,天黑刷白了头发,紧握着我火把。’

  这种凄楚女子假装幸福守护,即使头发白了,也要为他掌亮回家的火把的感情,让人听一次就忍不住落泪。

  尤其是后面一句!

  他来,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为什么他明明来了,等待的女子却要说一句我不害怕?

  这自然要说到彼岸花的花语了,开在黄泉路上的花朵,回来的不是人,而是灵魂。

  爱到灵魂深处,可歌可泣!

  短短几句歌词就给人们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而那诡谲迷离的曲恰好把人引入了这个故事,契合度十足。

  完美!

  “我有事,先行一步了!”

  杨飞飞心里痒痒,拿起纸张转身就跑。


Copyright ©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