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 >解禁VIP 第八百一十八章 元帅的选择

解禁VIP 第八百一十八章 元帅的选择

雷霆反击2021-07-23 12:31:25

  在大约20分钟时间内,卡汗自杀的消息,通过几条渠道,传到了几家西方媒体以及几个国家的谍报部门中。但是只是口头表述的只言片语。最先做出反应的,是穆亚尔的卫队。他的第50空降旅,冲进总理府,控制住了几名正在吃里扒外的工作人员;随后按照穆亚尔的最新指令,所有可能知道总理死讯的人员,都被逮捕,以防消息进一步外泄。

  陆军元帅拍斯阿德的指挥部,最得到了交叉情报核实的。卡汗的第一秘书,通过通往指挥部的直接线路,向情报局长报告了这件事,随后卡汗的医生通过另一条管道,向元帅本人发出了消息。

  谨小慎微的帕斯阿德仍然不敢相信,他要求医生最好能传输一张照片过来,但是空降旅以及源源赶来的中央警察部队,按照紧急情况处理措施,已经接管了总理的对外通讯,陆军元帅的这一要求没有得到回应。

  指挥部内如同窒息,尽管帕斯阿德还想拖延,还想躲避自己的命运,但是在场的其他人都知道总理死亡必然是真的,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克里纳西甘地最先按捺不住,他刚刚已经在隔壁起草了一个要求立即停战的声明,要求帕斯阿德提供与对手接洽的管道,立即进行沟通,但是元帅根本不理会这个小人,就当他完全不存在。

  克里纳西甘地来到查曼身边,要求他想想办法,免得耽误时间。他也知道元帅还是听查曼的,他来到指挥部2个小时,元帅没有和他交谈过。甚至没有正眼瞧过他一眼,显然是军人的自尊心在作祟,战败已成现实,但是他却不肯接受现实。

  查曼走到烦躁沮丧的司令官身旁:“司令官……既然总理不在了,我看,我们还是……”

  “不,先给我接,卫戍司令部,看看他们那里的说法。”

  “相信我,穆亚尔一定会封锁消息,说不定这会儿总理身边的人,已经被他处决了,他的好战本性必然使得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发展。”

  元帅走向另一头,躲开查曼也不说话。

  “报告,”一名军官走到元帅近前,“刚刚接到总理急电,要求我们立即全军进城,和敌人展开最后的死战。”

  “总理府急电?”

  查曼疑惑地结果军官手里的纸。

  “总理什么时候直接向你的指挥部下达过命令?”

  “是啊,从来没有过。”

  “你们还没看出来,这是穆亚尔的夺权行动。”前议长在一旁冷笑着指点道。

  “只有他那样的傻瓜会干出这种事来。他一定封锁了总理府,显然孤注一掷了。幸好我们离开了新德里,要不然一定被他逮捕。”甘地继续得意洋洋地说道。

  据守政府区的近卫联队和自卫军,仍然在拼死作战,没有谁知道总理自杀的消息。战士们正在用手边的各种武器,展开包围总理府的战斗,他们与已经增加到15个师的,巴基斯坦攻城部队展开厮杀。

  这一天早上,巴军在进攻中损失了350辆坦克和1100辆装甲车,太多自行火炮和装甲车,被错误底投入近距离交战,造成了一般装甲车辆的损失竟然远高于坦克。总共的伤亡人数还来不及统计,保守估计在3万人以上。城市东部的大部分街道已经化为瓦砾,燃烧和爆炸还在继续。

  这天上午,并不是只有阿米尔的一支部队在用笨拙而又疯狂的方式在进行战斗,几乎所有的巴军部队,都在源源不断地将兵力填进新德里的无敌洞。巴军不惜损失,拼死与印度守军展开街道争夺战,他们通过铁路将国内所有能够征集到的兵力,源源不断地运来。在新德里外围,至少有100个新组建的步兵营,正在进行最后的动员,可以在下午补充前方部队。其他部队,还在路上。

  如克里纳西甘地所预料的一样,穆亚尔中将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他在得知总理死讯后的第一时间,派出第50旅的空降兵和近卫联队,迅速替换了,原来的特勤处总理府卫队;由此以卫戍司令的身份,完全封锁,并控制了总理府。随后有炸毁了总理府的通讯设施,以叛国罪,逮捕了总理身边所有知情者。

  穆亚尔按照自己的名单,迅速展开逮捕行动,名单第一号,就是叛国嫌疑最大的前议长甘地,但是甘地似乎在1个钟头前被情报局长接走了。第2号是情报局长查曼,这是一个掌握太多秘密,他必须控制在手里的人物,但是不幸也跑掉了。

  现在,穆亚尔已经无所顾忌了,他要兑现他与城市共存亡的誓言。他下令,在他指挥下,所有潜伏状态中的防空武器和雷达一起开机,对肆无忌惮的敌机,展开反击。

  萨米正在空中组织精确投弹。他必须亲自督促手下的年轻人,免得他们乱来的场面,被西方记者拍到。

  突然间,久违的雷达告警声响彻座舱,不用低头看,他也知道是某座房顶上的轻剑导弹。显然在只知道导弹阵地方位,不知道距离的情况下,打开油门逃跑并不明智。

  他踩脚蹬,快速滚转,用一个伶俐的破S动作,迅速翻转升力线方向,转而向下俯冲。同时,大声呼叫附近大部分己方战机闪避,但是能够有他这样娴熟技巧和反应能力的人,空中并没有第二个。

  歼10迅速滑向街道,在紧挨着高楼处拉起,迅速甩掉了所有雷达。但是从城市中各个废墟中升起的导弹,还是能够找到各自的目标。新组建的格里芬中队,正在新德里上空轮战,不幸遇袭。

  一时间3架巴军JF17以及2架中国无人机被击落。

  随后一架未被导弹跟踪的jf17在惊慌中,企图低空规避雷达,结果撞到大楼上。

  转眼间损失了4架战机,萨米没有看到一个人跳伞,他下令所有战机立即退出新德里,随后呼叫空中指挥,立即展开反击。不过他查看数据链,外围待命的中国机群已经赶来,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战机不再担任空袭市区的任务,不过他们还是大量升空,监视偶尔靠近侦察的联军F15战机,并随时准备着消灭城内的防空部队。

  萨米的战机临空拔起,故意暴露出来,如果能让敌人地面雷达多开启一会儿,反击成功率就会成倍增加。既然敌人已经到了灭亡前最后的疯狂,那么他没理由不陪着冒点儿险。

  在他的战机呼啸而过的下方,巴基斯坦的第6装甲师,正在几台加装了装甲的推土机的掩护下,发起对屹立在朱木拿河西岸,始终无法攻克的最高法院的攻击,为了攻取这处要点,巴基斯坦的2个步兵师已经被打残了。100辆各种战车残骸散步在法院四周。

  装甲推土机,是这个师能拿出来的,少数专业一点的攻城装备。推土机企图将街道上熊熊燃烧的战斗机残骸推走。但是残骸中太多的燃油流淌得到处都是。敌方的一发炮弹点燃了燃料,火势突然蔓延,推土机顷刻就被大火吞噬掉。

  几辆59式坦克还是从火墙中冲过去,但是大量的步兵被火墙阻挡无法跟进。

  第一辆孤军冒进的坦克,立即就被正面3枚火箭弹击中。车长透过潜望镜,无法观察到敌人的主要火力点,实际上,他只能看到整座法院的正面,几乎每个窗口都在喷射火舌,敌人根本没有放弃这里的意思。他知道,自己剩下的生命以秒计算。

  这座建筑已经被500公斤炸弹垂直攻击了几次,但是驻守这里的,正是穆亚尔手下的几支最强的部队。

  100米外一堆布满残肢的碎尸中,一名沉寂的空降旅狙击手,正在仔细瞄准前方的坦克,他一直没有挪过地方,即使天上的战斗机,突然掉在眼前也一样。他等着最近的坦克底盘转过几度,然后瞄准了驾驶员潜望镜。车长潜望镜的正面稍大些,他无法确定车长是否在潜望镜下面,但是驾驶员必然在那个位置。

  沉着的狙击手扣动扳机,子弹击中驾驶室上方三座潜望镜中的一座,下方的驾驶员顿时看到眼前一片网状裂痕,玻璃碎屑溅进了他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放下右手操纵杆,捂住献血喷涌的眼睛。这个动作,使得一条履带停止。坦克在密集火力前,突然原地转了40°,将整个侧面暴露在无数火力下。又是几枚火箭弹飞来,有一半命中坦克,射流将坦克右侧穿透出几个洞,瞬间引爆车内弹药。

  剩下的坦克试图后撤,从法院大门内飞出的反坦克导弹,直接击中其中一辆,并击穿装甲。最终,进攻再次失败,只有2辆坦克倒车逃走。正门前,又多出3辆燃烧的坦克残骸。

  在不远处红堡制高点指挥的巴军指挥官,用望远镜看到了整个战斗过程,2个小时内,他已经丢在那里40辆坦克,指挥官对着阿米尔大喊大叫,要求他想尽一切办法配合正面部队,从后方攻击最高法院。正面攻击的代价实在经受不住了。但是阿米尔的部队,此刻在强行攻击总理府的过程中,也已经消耗过半,机动能力丧失殆尽,无法折回了。

  巴基斯坦的几支精锐部队,犹如一条陷入迷宫的巨蛇,早上进展神速,一时间各部队叫着劲向总理府冲锋,这会儿却一起陷入到了处处挨打的境地。

  现在只有一支部队还保持着相当的机动能力,那就是深入最深的亚希尼部队,他没有过早投入到对敌人布放严密地区的战斗,他主动将夺取荣誉的先机让给了兄弟部队。

  陆军内部的学院派一直将亚希尼视为印度军队之后的第二号敌人,他自己当然心知肚明,即使在统计战果方面,非常宽松的上级指挥部,对他的战果核实却一直保持严格,所以他必须时刻时刻低调;但是他早就预知到了战争的走向会如此演变,现在他按兵不动,等待中央政府大楼内敌军投降。

  亚希尼注意到,在城市中快速突击,只能迅速占领街道,而街道时危险的,一旦坦克停下来,就会挨打;所以速度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真正的办法是占领主要建筑,将对手挤出去。中央政府大楼是他的第一个节点。

  如何逼迫大楼内的敌人投降?他手上一直藏着最后的一张牌。并非只有阿米尔才有过硬的外军关系,实际上亚希尼与中国军队目前的最高指挥官,曾经有过一段并肩战斗的人情。

  虽然林淮生后来一直假装不认识他,但是时至今日,他必须通过尤尼斯,向林淮生重提这段往事,并要求帮助,最终林决定从南方的装甲部队中派遣一支,来帮他这个忙。这一行动,多少违反了上级不参与内城战斗的意图。

  中国装甲部队并没有绕道巴军攻击路线,坦克直接从陆军医院方向进入,穿越敌人防区内,大约有3个街区。

  陆军医院的木利特医生,冒着暴露的危险,亲自策反了前来医院包扎的一名陆军少将。少将在与中国将领通话后,决定放弃抵抗。这给了中国军队直接支援亚希尼提供了通道。王镇北下辖的坦克部队直接穿越敌人尚未缴械的防区,前来支援亚希尼。

  亚希尼再次呼叫中央政府大楼内的印度指挥官,现在他有中国军队做担保了。印度部队可以直接向中国军队投降。亚希尼一心只求胜利,倒是不太计较什么大义名分,向谁投降这些,而这些,恰切是他的同僚们最关心的。

  印度指挥官躲在大楼第6层,通过一个破洞向南眺望,他看到友邻防区门户洞开,敌人坦克长驱直入而来。与炮塔上各种设备缺损,启动时会冒很久黑烟的巴基斯坦99坦克不同,新开来的那些坦克显然车况维护得极好,这必然是中国部队。

  几名来自不同部队的印度指挥官通过BBC新闻广播,获悉总理自杀消息。他们自知大势已去,决定对是否投降,发起表决,第一次投票没有通过;发起人决定继续第二次投票,这一次,终于以很小的优势,通过了投降决定;他们派出代表,向亚希尼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向中国军队投降。

  在约定的时间到来后。穿着各种制服的印度军队搀扶着轻伤员,抬着重伤员,走出了破损严重的建筑。走在前面的是穿着棕色制服的近卫联队成员,随后是穿着深蓝色城市作战制服的中央警察部队和野战迷彩服的陆军坦克师成员,不情不愿的空降旅士兵走在最后。

  控制大楼后,411伞兵团的萨尔特上校,亲自在中央政府大楼上升起了一面巴基斯坦军旗。附近仍然在顽抗的印度军队都可以看到,固若金汤的政府区,被攻陷了一个角。

  帕斯阿德指挥部内。

  陆军医院防区失陷和中央政府大楼缴械的消息传来,元帅终于意识到,即使自己不投降,部队也有自行瓦解的可能性。他一屁股做到椅子上,将自己前几天拟定的那份停战要求中,不切实际的政治要价全部划掉,然后将纸塞到查曼手里,头也不回地转回自己卧室,坐到专机的行军床上,等待最后结果。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

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丘陈奕迅音乐爱好组